杨某与刘某、黄某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6日03:00:00杨某与刘某、黄某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股权转让纠纷(2020)桂0105民初6683号

原告:杨某,女,汉族,住南宁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家巧,广西民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韦亮,广西民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某,男,汉族,住南宁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阳振川,广西桂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巴黎,广西桂海天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黄某,男,汉族,住南宁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覃治,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雅婷,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于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及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宁鸿基公司)的前身为南宁水泥制品总厂,始建于1964年,是一家国有中型一档企业,2000年7月,通过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2000年8月22日,由南宁水泥制品总厂改制而成的南宁鸿基公司在南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注册成立,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9月18日,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显示南宁鸿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陶伯强,工商登记的股东为:丁汉华、何国卡、何某、刘务锹、刘武平、张英、林培基、王艳红、蒙启东、谷武生、郑明友、陶伯强、黄某、杨某。何某、被告刘某、被告黄某三方均原系南宁鸿基公司的内部股东。2000年,南宁鸿基公司出台了《持股管理办法》。该《持股管理办法》主要规定:1.推荐持股小组代表办法为:各车间以车间为持股小组、机关职能部门分两个持股小组、副总经理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都以自然人的身份参加工商注册登记;其中,各车间持股小组代表由厂企业改制领导小组临时指定各车间一名领导组织股东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在已出资认购有本公司股份的员工里,选举产生一名代表,在工商注册登记时以自然人的身份代表所在车间持股小组持股。2.持股小组代表的职责与所在持股小组股东的关系:持股小组代表无条件提供有关材料协助公司进行工商注册登记和其他工作,股东与持股小组代表的关系是委托与被委托的关系,持股小组代表和股东各自所持的股份依照法律、法规和本管理办法具有所有权和继承权。刘某持股总额为110824.2股,其份额登记在持股小组代表黄某名下。
《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章程》(2009版)第五十九条约定: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出资或者部分出资(身份置换视同出资)。第六十一条第二项规定:股东的出资可由其合法继承人继承,但其股东资格不能自动继承,如其有成为本公司股东的意愿,需经本人提出书面申请,经董事会研究同意,公司股东会批准。
2015年3月31日,南宁鸿基公司召开董事会并形成一份《董事会决议》,该决议主要决定:1.在公司股东对内、对外转让股权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隐名股东(出资人)的权益。在实际操作时,隐名股东(出资人)必须以出资人代表(股东)的名义出现,出资人代表(股东)有义务协助隐名股东(出资人)行使他们的诉求和权益。2.出资人代表(股东)小组的出资人之间可以互相转让其出资,在出资人双方签订好出资转让协议后,呈报董事会备案,即可按规定办理出资人出资变更手续,但转让后,其出资的结构和性质不变(《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按《公司章程》办)。不同一个出资人代表(股东)小组的出资人之间互相转让其出资,也可通过其所在出资人代表(股东)按《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进行转让。
2016年3月25日,刘某(甲方、出让方)与何某(乙方、受让方)签订了一份《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该合同主要约定:刘某将其持有的南宁鸿基公司的110824.2股(1元/股)的股权转让给何某,转让价格为293684.13元(按1:2.65比例计价,含税),支付方式为现金收购,价款银行转账支付,支付期限为何某分二期支付股权转让价款,①双方签订合同后3个工作日内,乙方向甲方支付原出资额;②余款在目标公司、甲方及乙方依法办妥股权转让变更手续后7天内(如非甲方原因,在合同签订生效后38个工作日内未能办妥的也视同办妥)受让方支付剩余的全部交易价款(扣除股权转让所得个人所得税等相关税费,税费由受让方代扣代缴)。该合同第三条约定:本合同甲、乙双方正式签署后生效;刘某取得第一期股权转让款后,合同项下股权的表决权及相关全部权益属何某,在未办妥股权转让变更手续前,刘某应向何某或何某指定的第三人出具《股权授权委托书》或依据何某的指令参与公司股东会的表决、公司的管理和行使股东的权利,并将甲方持有的南宁鸿基公司股权证(出资证)交给何某保管。第四条约定:1.本合同生效之日起15日内,甲方须配合乙方完成南宁鸿基公司股东名册以及股权工商变更登记的相关申报变更登记的相关手续。2.南宁鸿基公司的股东名册、公司章程及工商管理登记档案中均已明确载明乙方持有该股权数额。第六条约定:甲乙双方均需全面履行合同约定的内容,任何一方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本合同的约定或其附属、补充条款的约定均视为该方对另一方的违约,另一方有权要求该方支付违约金并赔偿相应损失。违约金为本次股权转让总价款的10%,损失仅指一方的直接的、实际的损失,不包括其他。如因一方违约而需要通过诉讼解决的,则违约方仍需赔偿因诉讼而产生的律师代理费、保全费等。
上述转让合同签订后,何某已于2016年3月26日、2016年12月30日、2017年1月3日、2017年2月22日将涉案股权转让款向刘某交付完毕。刘某认可何某已将股权转让款支付完毕,并将其持有的南宁鸿基公司股权证(出资证)交付何某。
何某于2018年9月24日因病死亡,其法定继承人有父亲何永坚、母亲王祖斌、配偶杨某、儿子何灏杨。2018年11月10日,何永坚、王祖斌、何灏杨作出声明,表示对何某所持有南宁鸿基公司的全部股份(包括何某与南宁鸿基公司股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并已支付股权转让价款但尚未完成股权工商变更登记的股份)放弃继承,同意由杨某作为上述股份的唯一继承人。
另查明,2018年7月10日,何某委托广西民族律师事务所律师以邮件形式书面督促黄某限期配合何某办妥股权转让变更登记手续,黄某拒收该邮件。2018年12月17日,被告刘某以邮件形式书面督促黄某要求其协助原告办理变更登记手续,黄某拒收该邮件。

本院认为,刘某与何某签订的《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合同内容亦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根据合同约定,刘某有义务去协助何某进行股份变更登记。根据南宁鸿基公司《持股管理办法》第十四条规定:持股小组代表的职责与所在持股小组股东的关系:持股小组代表无条件提供有关材料协助公司进行工商注册登记和其他工作,股东与持股小组代表的关系是委托与被委托的关系。该公司《董事会决议》规定:在公司股东对内、对外转让股权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隐名股东(出资人)的权益。在实际操作时,隐名股东(出资人)必须以出资人代表(股东)的名义出现,出资人代表(股东)有义务协助隐名股东(出资人)行使他们的诉求和权益。黄某作为刘某的股份代持人,有义务协助刘某将其所持有的股份变更登记至何某名下。因何某已经死亡,杨某作为何某的合法继承人继承了何某的涉案股份,刘某、黄某亦负有相关协助变更登记的义务。故原告要求被告协助原告将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属于刘某而登记在黄某名下110824.2股变更工商登记至原告名下,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本案的案由及是否遗漏当事人的问题,本院认为本案案由为股权转让纠纷,基础法律关系是股权转让合同法律关系,当事人为出让股东与股权受让人,而不包括目标公司即南宁鸿基公司,合同主给付义务为受让方支付股权价款、出让方转移股权并协助办理相关手续。故被告黄某提出本案的案由不是股权转让纠纷、本案遗漏当事人的主张,与本案已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黄某提出原告不能登记为股东的问题,股权转让目标公司南宁鸿基公司的章程规定“股东的出资可由其合法继承人继承,但其股东资格不能自动继承,如其有成为本公司股东的意愿,需经本人提出书面申请,经董事会研究同意,公司股东会批准”,该规定涉及的是出资法律关系,利害关系当事人是该公司与股东及其继承人。依据该公司的章程,杨某作为继承人要完整行使股东权利,应书面申请董事会同意,并经股东会批准。但无论杨某的申请是否能够获得同意和批准,无论杨某在今后与公司之间如何处理何某名下股权的财产权益,均属于股东继承人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这与刘某、何某之间的股权转让法律关系无关。刘某、黄某不再是出资法律关系的利害关系人,其均无权就此提出异议。故对被告黄某提出的相关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违约金及律师代理费的问题,被告刘某转让的股份不是登记在其名下,而是登记在代持人黄某名下,何某认可其在与刘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前,已知悉南宁鸿基公司隐名股东与持股小组代表的关系是委托与被委托的关系,以及关于“在公司股东对内、对外转让股权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隐名股东(出资人)的权益。在实际操作时,隐名股东(出资人)必须以出资人代表(股东)的名义出现,出资人代表(股东)有义务协助隐名股东(出资人)行使他们的诉求和权益”的规定,但何某并未与代持人黄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而是直接与刘某签订《股权转让合同》。虽然根据何某与刘某签订的合同约定,刘某应先协助何某完成公司股东名册及股权工商变更登记的相关手续,但对工商变更登记中刘某的具体协助义务是什么,双方并未明确。在合同签订后,刘某将股权证交付给何某,并向何某出具了《股权授权委托书》,亦以邮件形式书面督促黄某要求其协助原告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但刘某作为协助方,亦未能妥善协调好其与代持股股东黄某的关系。未完成股权工商变更登记的相关手续的原因在于何某在明知刘某与黄某存在代持股权的情况下,进行股权转让时,未与代持人黄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没有按照南宁鸿基公司2015年3月31日的《董事会决议》中必须以出资人代表(股东)的名义进行,没有在合同中明确被告的具体协助义务,以及刘某未做好协调工作、黄某本人的不配合等因素共同作用造成。对于未能按约完成股权转让工商登记手续,何某与被告刘某、黄某均负有责任。故原告主张违约金及律师代理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百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某、黄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天内协助原告杨某将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属于刘某而登记在黄某名下110824.2股变更工商登记至原告杨某名下;
二、驳回原告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170元(原告杨某已预交),由原告杨某负担404元,由被告黄某负担276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在上诉期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开户名称: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南宁市竹溪支行,账号:20×××28。网银转账先选古城支行,再在备注栏注明竹溪支行)。逾期未预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裴永林
书记员黄玲

2020-07-28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