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某诉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2021年2月26日15:36:45郑某诉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已关闭评论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2)杨民三(知)初字第367号

原告郑某。
委托代理人范永滨,上海儒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洋,上海市海燕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理查明:
1、涉案合同签署及履行的相关事实
2011年4月8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合同的主要内容有:第二章约定,根据原告自愿申请,被告许可原告为旗舰店,开设在浙江省杭州市下沙区,依法享有开设专卖店的权益,销售被告提供的“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美发产品,销售许可期限自2011年4月8日至2014年4月7日。合同标的为79,800元,其中包括合同保证金12,000元、首批货款65,800元、品牌使用金2,000元。支付方式为合同签订日支付20,000元,余款于当月11日前汇入被告账户,全款到后被告将向原告提供市值136,800元的产品。第三章约定,被告拥有“万千诱惑”品牌的相关产品、商标标识、价格的制定、修改和发布产品包装设计的所有权,为满足销售体系及市场竞争的需要,被告有权对其拥有的“万千诱惑”品牌的产品配方、香型、颜色、包装、容量、价格等作相应调整(不限于商标名称的改进或变更)。被告有权对原告的经营状况进行检查监督,对不符合要求,不规范使用“万千诱惑”品牌的行为,有权要求原告限期整改。被告提出整改意见十天后,原告不加以整改或整改后仍不达标,被告将取消对原告的授权。被告对所提供的“万千诱惑”品牌的产品质量负责,确保所提供的各种产品质量合格。第四章约定,原告在合同期内拥有“万千诱惑”商标的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在使用“万千诱惑”商标时,只能用于“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美发产品销售的相关业务,不得挪作它用。第五章约定:原告只能在被告许可的销售地址经营“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美发产品专卖店,不得在许可区域外的其他区域销售。被告有下列行为的,原告有权单方提出变更或提前解除合同:a)在原告守约的情况下,被告故意阻止原告按合同约定正当获利;b)在原告守约的情况下,被告无故放弃履行本合同,致使原告无法经营。签约后,原告按约分两笔支付了合同全款,共计79,800元。
签约后,被告向原告提供了洗发露、弹力素、喷发水等产品,产品市值135,850元,同时免费提供收银机1台、测发仪1台、胸卡、塞子等经营用辅料。审理中,原告向本院书面提交库存产品清单,产品市值为123,120元,并表示愿意将上述库存产品退还给被告;被告则表示,若本院判决解除合同,不同意返还产品,但要求返还收银机、测发仪等辅料。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若原告不能返还收银机和测发仪,以每台2,000元的价值折抵,其他辅料由法院酌定。
2、涉案注册商标“万千诱惑”的相关事实
涉案注册商标“万千诱惑”的注册人系甲公司。第XXXX号注册商标证记载:“万千诱惑”商标标识为正圆形,圆形内部分上、中、下三部分文字,上部系英文文字“ULTIMATESEDUCTIONS”,中部文字是“万千诱惑”,字体较大、位置突出且有一定艺术样式,下部文字是“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系列”;核定服务项目第35类,即广告、数据通讯网络上的在线广告、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为消费者提供商业信息和建议(消费者建议机构)、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外购服务(商业辅助)、进出口代理、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注册有效期限自2010年9月21日至2020年9月20日止。
2009年8月8日,甲公司与被告签订《产品授权销售总代理合同》,甲公司向被告出具两份授权书,授权被告运作“万千诱惑”系列产品,授权区域为上海、江苏、浙江、江西、安徽等南方地区,授权时间分别为2009年8月8日至2011年8月7日,2011年8月8日至2013年8月7日。
经查,在洗发水、护发素等第3类商品上,被告及甲公司并不拥有“万千诱惑”注册商标。庭审后,经国家商标网查询,第XXXX号注册商标已于2012年2月21日转让至北京乙国际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名下。
3、其他事实
2011年10月28日,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出具(2011)沪闵证字第5474号公证书,公证书载明:在网络浏览器地址栏输入“www.XXXX.com”,屏幕显示“韩国某公司网站”,主页有“韩国品牌、时尚量贩,消费者放心保证”等字样。点击“关于我们”,页面内容为:“中国地区授权:甲公司,总部位于北京。韩国某公司素有韩国P&G之称,在韩国日化产品行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产品远销日本、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地。……天然色公司旗下第一洗发护发用品品牌‘万千诱惑’,……率先提出‘洗发护发美发用品专卖店’概念”。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收据及银行凭单、库存清单、商标查询信息、(2011)沪闵证字第5474号公证书,被告提供的《产品授权销售总代理合同》、两份授权书以及本案的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未违反法律规定,属合法有效。
关于《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的性质。该合同约定被告将其拥有的“万千诱惑”品牌、商标标识、产品包装设计等经营资源许可给原告使用,被告进行统一管理、组织培训等,符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规定的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故双方签订的《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属于特许经营合同。
关于《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是否应予以解除及解除后果。《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规定,特许人应向被特许人提供特许经营基本情况、注册商标等真实信息,特许人提供虚假信息的,被特许人可以解除特许经营合同。本案中,首先,涉案注册商标系服务商标,并非商品商标,其在洗发水、护发素等第3类商品上并不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利用其服务商标标识中包含“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系列”字样,对外宣称其在洗发护发产品上拥有“万千诱惑”品牌,系提供虚假信息。其次,被告提供了韩国某公司在新西兰的注册证书及相关公证认证手续,本院认为,即便韩国某公司系在新西兰注册的公司,亦与甲公司网站“在韩国日化产品行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等内容相矛盾。被告提供了韩国某公司与韩国DXXX公司的合作协议,以此证明其洗发护发产品具有韩国特色,配方和生产技术均来源韩国,但该合作协议并未依法履行公证认证手续,本院不予认可。被告利用韩国某公司名称中包含“韩国”字样,对外宣称其“万千诱惑”品牌源自韩国,系提供虚假信息。综上,由于被告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提供虚假信息,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中,根据涉案合同约定,原告支付被告首批货款65,800元,被告应向原告产品市值136,800元,即被告供货折扣比率为48.1%。被告实际向原告提供产品的市值135,850元,原告向本院确认库存产品市值123,120元,即原告已实际销售的产品市值为12,730元。根据上述折扣比率计算,原告已销售金额为6,123元。被告应返还原告款项是在原告支付总额79,800元的基础上扣除原告已销售金额6,123元,即73,677元。关于原告从被告处领取的产品,被告未要求返还,鉴于原告自愿返还,本院予以准许。关于原告从被告处领取的辅料,其中收银机1台、测发仪1台的返还事宜,双方当事人并无争议,本院予以确认;除收银机、测发仪之外的胸卡、塞子等其他辅料,鉴于价值较小,清点和移交费用较高,为减少双方当事人讼累,本院认为,该部分辅料由原告自行处理,但应给予被告一定补偿,补偿金额由本院根据领取辅料数量、经营状况等因素酌情确定。合同解除后,原告不得继续使用涉案注册商标标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九十七条、《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一款、第四条、第二十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郑某与被告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11年4月8日签订的《万千诱惑产品专卖店合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
二、被告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郑某人民币73,677元;
三、原告郑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被告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剩余的库存产品及收银机1台、测发仪1台(详见附表);若无法返还库存产品,则原告郑某应按附表列明价格的48.1%折扣比率予以赔偿;若无法返回收银机、测发仪,则原告郑某应按每台人民币2,000元的价格赔偿;
四、原告郑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辅料补偿款人民币1,000元。
如果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670元,由原告郑某负担人民币25元,被告上海某化妆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64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吴盈喆

代理审判员董文涛
人民陪审员陈陇生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  记  员白婷婷
 

2012-11-1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