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公司与某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2021年2月16日15:56:16某公司与某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已关闭评论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1)卢民三(知)初字第160号

原告某公司。
委托代理人黄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某公司。
委托代理人吴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查明,原告某公司于1990年7月在香港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颁发的第某号商标注册证载明,该商标由“某”文字组成。核定服务项目(第42类):餐厅、自助食堂、快餐店、餐馆、自助餐馆。注册人是某(即本案原告),有效期限自2000年10月14日至2010年10月13日止。2010年10月26日经核准注册续展有效期自2010年10月14日至2020年10月13日止。
2002年8月14日,经原上海市工商局卢湾分局核准,注册成立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斜土路106、108号210室。2009年6月15日,经原上海市工商局卢湾分局核准,某有限公司变更为某某公司既本案被告。
2002年9月10日原、被告签订《特许经营协议书》。双方约定,原告授权被告经营专售马来西亚和印度菜肴的餐厅。商标名称是“某”,经营区域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市区,被告在协议有效期内使用原告的管理制度和专用标识,专用标识是指专卖权、商标、商品名称、标志、设计、记号、图案、证章、招牌、推销口号、印刷品、管理技术、资料、图表、方案和其他标识用具。付款日期为每年四月、七月、十月及翌年正月的第五日,每次支付管理费港币37,500元,全年共支付港币150,000元。被告按照协议所列条件和条款,在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三年内,启动三间或三间以上的特许餐厅。本协议签订后,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港币200,000元,作为开办第一间餐厅的加盟创办费,每当新开一间餐厅应另向原告支付港币100,000元,被告每年支付港币150,000元作为管理费,在付款截止日前支付,无折扣,也不可用“抵消”等方式支付,上述款项可记入香港上海汇丰银行(HSBC),帐号为004-096-083316-001。原、被告同时约定,在上海地区内,被告具有在三年内开三店的义务,被告完成三年开三店的义务后,原告不得在上海另行向第三方授权,若需授权第三方,必须征得被告同意,且第三方开设的店铺须离被告店铺3-4公里以上距离。被告拖欠任何应付款项,长达一个月,原告可提前一个月用书面形式通知被告,到时可立即终止本协议。本协议期满或终止后,被告应完成如下事项,立即向原告全额支付到期或应付但尚未支付的,包括到期应付利息在内的全部款项,并受本协议所规定的全部条款和条件约束,包括支付管理费在内。本协议所规定的缔约双方全部权利义务不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相抵触,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约束。双方在协议中对其他事项亦作了相关约定。
2002年8月5日,被告向原告支付港币50,000元,2002年9月19日支付港币150,000元。
2003年5月16日,被告朱某通过上海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经营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3年9月5日,原告传真给被告的借项凭单备注中明确,被告的分店创办费(港币)100,000元请安排汇款,户口名称周某,户口号码某。
2003年9月19日,被告员工江某通过上海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3年10月21日,被告员工江某通过上海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4年1月13日,被告通过中国民生银行现金缴款,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4年2月27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加盟创办费人民币106,200元;
2004年6月1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4年9月13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4年10月9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加盟创办费人民币106,200元;
2004年11月26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5年3月18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5年5月9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825元;
2005年10月24日,被告员工庄某通过中国民生银行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000元;
2006年1月10日,被告员工江某通过上海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转帐至周某个人帐户,支付管理费人民币39,000元。
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双方确认,2003年10月20日,经原上海市工商局黄浦分局核准,注册成立上海某来福士餐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室;2006年6月6日,经上海市工商局长宁分局核准,注册成立上海某餐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某铺;2008年7月11日,经上海市工商局松江分局核准,注册成立某有限公司松江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号五幢第二层;2008年7月18日,经上海市工商局杨浦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杨浦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号地下一层B-09;2008年11月26日,经上海市工商局闵行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闵行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号;2009年7月30日,经上海市工商局静安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静安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室;2009年8月26日,经上海市工商局普陀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普陀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号D-1F-03;2009年9月29日,经原上海市工商局黄浦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南京东路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号四层406A、406B、406C;2009年10月30日,经原上海市工商局浦东新区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杨高中路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铺;2010年1月22日,经上海市工商局徐汇分局核准,注册成立上海某休闲餐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住所地是上海市某铺;2010年6月13日,经上海市工商局闵行分局核准,注册某某公司七宝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庄某,住所地是上海市闵行区某室。上述,被告共计设立十一家分公司。其中,2008年7月11日,注册成立某有限公司松江分公司,该公司为配送中心而非经营餐厅。
2004年3月17日至2005年12月28日原、被告双方就店铺管理费、入场费及发票问题多次信函协商。
2006年3月7日,被告委托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致函原告,告知上海市某号某广场五楼有以“香港某南亚汇”为招牌开设的咖喱屋,该店称由贵司授权并管理。2006年2月在与贵司董事长张某先生会晤时,承认“香港某南亚汇”系贵司授权并管理,故劝贵司尽快纠正违约之行为。故提出以下意见,请贵司考虑,一、《特许经营协议书》合法有效,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保护,双方应当严格遵照履行;二、根据《特许经营协议书》之规定某某公司已在上海地区开设三家餐厅,支付相关费用,全面履行约定义务;三、根据《特许经营协议书》之规定贵司在授权第三方特许经营时必须征得某某公司的同意。你公司的授权行为已经违反约定,望贵司妥善解决纷争,否则我公司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2006年3月23日,原告回函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同时抄送被告法定代表人朱某,提出被告三间店铺拖欠费用共计港币614,901元,并要求被告停止使用一切有关“某”注册商标或同类事项。
2006年4月18日,被告回函原告,双方签订《特许经营协议书》明确约定管理费,不存在拖欠费用的问题。不同意原告提出停止使用一切有关“某”注册商标的事宜。
2007年3月14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原告将第某号注册商标“某”转让,受让人是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受让地址:香港,上环,永乐街177-183号,永德商业中心401-402室。
2007年8月16日,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委托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致函上海某来福士店等四家分店,告知被告因未经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的许可,擅自使用“某”注册商标,已经构成商标侵权,望在收到本函之日起十日内停止使用“某”注册商标。
2007年10月10日,案外人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与杭州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注册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许可杭州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使用“某”注册商标。
2011年1月12日,原告委托上海某律师事务所致函被告,双方签订《特许经营协议书》于被告收到函时解除。被告收到函后七日内,支付拖欠原告全部特许经营费用及利息共计人民币2,034,378元。被告的分公司及许可的第三方均不能使用双方签订《特许经营协议书》中被授予的相关权利及经营模式,否则将构成侵权。
2011年1月21日,被告回函原告,原告行为严重影响了被告的正常经营。原告对“某”注册商标的转让行为没有告知被告,即使解除双方的合同,原告应当补偿给被告。
另查明,2010年9月28日,经上海市工商局闵行分局核准,某某公司闵行分公司予以注销;2010年12月17日,经上海市工商局杨浦分局核准,某某公司杨浦分公司予以注销;2011年3月14日,上海市工商局浦东新区分局核准,某某公司杨高中路分公司予以注销;2011年8月19日,上海某餐饮有限公司向上海市工商局长宁分局申请注销。
2012年5月2日,案外人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明确“某”注册商标转让前,其知晓原、被告于2002年3月26日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同意原告有权许可被告使用包括“某”注册商标在内的专用标识并取得收益的权利;原告上述权利在《特许经营协议书》终止时止;同时确认在受让“某”商标后,案外人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没有向被告收取过任何商标使用费。
审理过程中,针对被告关于原告在上海浦东新区某广场以“某”商标开设了某南亚汇餐厅的行为,违反了双方合同约定构成违约的抗辩意见,本院于2012年8月7日向
上海浦东新区某广场调查。该广场工作人员称,2005年6月15日至2006年12月13日期间,案外人万润(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浦东新区某广场开设某南亚汇餐厅。广场工作人员无法提供案外人是否与本案原告有关联的证据。经依法释明,被告明确对于原告违约行为将另案提起诉讼。并表示即使法院认为尚需向原告支付部分费用,亦应当按照合同约定以港币结算。
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原告于2012年7月12日申请撤回了要求被告支付经营管理费、分店创办费利息的诉讼请求。同时表示同意根据合同约定以港币结算相关费用。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商标注册证、工商资料、付款凭证及情况说明、往来信函、商标转让证明,律师函及起诉状、《准予注销登记通知书》、撤诉申请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案所涉之《特许经营协议书》,双方当事人约定协议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约束,且协议订立和履行均在我国内地,故依据最密切联系原则,本案适用我国内地法律。

本院认为,特许经营合同是特许人将其拥有的知识产权、经营资源许可被特许人使用以及向被特许人提供持续的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等诸多服务,被特许人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原、被告签订《特许经营协议书》中明确了被告应当支付的管理费及新开餐厅应支付的加盟创办费,故被告应当按照约定支付相应费用。
审理中,原告对被告支付港币200,000元的事实予以认可,至于其它付费单据则不予确认,但被告提供的原告于2003年9月5日的借项凭单备注中明确,被告分店创办费(港币)100,000元请安排汇款,户口名称周某,户口号码某,被告管理费等相关款项亦汇至该帐户内,故对被告支付至该帐户内款项本院予以确认。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支付原告管理费共计人民币396,600元,加盟创办费港币200,000元、人民币212,400元。原、被告签订《特许经营协议书》中约定费用均为港币,诉讼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结算后如以港币支付费用亦无异议,故被告应依据约定以港币支付相关欠费。至于原告开设经营店铺的数量,因原、被告双方共同确认已开设的十一家公司中,某有限公司松江分公司为配送中心而非经营餐厅,不应支付加盟创办费,原告对此亦予以认可,故被告应以十家经营店铺数量向原告支付加盟创办费,但应当扣除被告已支付的加盟创办费。
关于双方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解除的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原告在多次向被告催告支付约定费用未果的情况下,依法可以解除合同。至于解除日期,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原告于2011年1月12日发出解除通知,被告2011年1月14日收到该通知,故《特许经营协议书》解除日期是2011年1月14日。
关于被告提出原告将“某”商标转让给案外人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原告对“某”商标已无专有使用权,双方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于2007年3月依法终止的抗辩意见。首先,双方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没有对“某”商标转让行为及转让后果有相关约定;其次,《特许经营协议书》虽含有商标使用许可的内容,但“某”商标的转让并不影响商标许可使用的效力,案外人亚洲某饮食集团有限公司在本案诉讼中亦出具了证明,知晓并同意原告有权许可被告使用包括“某”注册商标在内的专用标识及取得收益的权利;再次,原告将“某”商标的转让行为并没有证据证明实际影响到被告的正常经营,且被告在明知原告将“某”商标转让的情况下,另行在他处使用“某”商标开设了若干店铺经营,故被告该抗辩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信。至于被告提出原告要求支付特许加盟费、管理费的诉讼请求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因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届满之日起计算。同时,双方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中约定被告每年支付港币150,000元作为管理费,约定了协议期满或终止后,特许经营人应完成立即向授予特许者全额支付到期或应付但尚未支付的,包括到期应付利息在内的全部款项。故根据约定,原告在合同解除后,仍有权收取到期或应付但尚未支付的全部欠款,被告提出原告诉讼请求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诉讼过程中,原告撤回要求被告支付经营管理费、加盟创办费利息的诉讼请求,该行为系被告处分自己权利的行为,与法律并无相悖,本院予以准许。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九十六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某公司与被告某某公司于2002年9月10日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书》于2011年1月14日解除;
二、被告某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原告某公司加盟创办费、管理费共计港币1,525,376.65元。
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9,144元,由原告某公司负担人民币11,594.5元,被告某某公司负担人民币17,54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顾文凯
代理审判员朱强
代理审判员许浩
书记员胡古月

2012-12-1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