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明某为与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2021年2月14日00:58:05原告明某为与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已关闭评论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3)鄂武汉中知初字第00208号

原告明某。
委托代理人卢某。
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某某。
委托代理人戈某某。
委托代理人彭某某。

经审理查明:
原告明某和被告富某某公司于2011年10月22日签订《特许加盟合同》,合同约定被告富某某公司授权原告明某在湖北省大冶市区域内独家经营“芭蒂娜”品牌系列服饰,有效期限自2011年10月22日至2012年10月22日止。在该合同最后双方签字盖章处,有被告富某某公司经办人雷某的签名并加盖有公司营销中心的公章以及原告明某的签名。在该同页纸签名盖章的下面附有手写的补充协议,其中第2条约定“装修补贴按C类700元/平方米,开业满三个月补60%,满一年补40%”。同日,双方还签订了2份附件,即:附件1《有关“终端POS”使用及终端销售信息反馈规定》和附件2《2011年度每季度定货会订金收取及店铺整改补充协议》,其中附件2约定原告明某为被告富某某公司品牌“芭蒂娜”大冶地区的加盟商,第四条“关于湖北区域组合店铺及面积不符合标准整改”还约定“双方经协商约定在2011年6月30日前对湖北区域组合店铺及面积小于70平方以下统一进行整改,若乙方明某在2011年6月30日前仍未整改,甲方富某某公司将有权取消乙方明某加盟资格,并没收保证金、加盟金;并保留追究乙方明某责任的权利”。被告富某某公司并于2011年10月22日出具书面的授权委托书,授权原告明某为其芭蒂娜品牌在大冶地区的经销商,合法使用该品牌LOGO,销售该品牌的系列产品,并不得在该品牌专卖店内经营其他品牌产品。授权期限自2011年10月22日至2012年10月22日止,过期自行失效。
上述《特许加盟合同》及附件《有关“终端POS”使用及终端销售信息反馈规定》和《2011年度每季度定货会订金收取及店铺整改补充协议”》均印有“某某”标识,是由被告富某某公司统一提供的格式合同。
2011年11月,原告明某对湖北省大冶市某某广场某楼的“某某”专柜装修,面积为56平方米,并于同月正式开业。后因销售业绩不佳,2012年10月,原告明某向被告富某某公司提出终止合同,双方于同月29日以书面形式填写了“加盟商合同终止工作通知”。在该通知书中,双方确认合同终止时间为2012年10月28日,账上余额包括保证金合计共32,652元,在“是否有未处理完业务”栏注明“无”;在备注栏,明某于2012年12月7日手写“明某与某某账上余额结清”。同年12月9日,在扣除手续费50元后,胡某某通过银行向原告明某转账32,602元。
另查明,2011年4月15日,案外人娜某公司出具授权书,内容载明授权胡某某在湖北省销售其生产的“某某”品牌系列产品,并持有其公司品牌商标在湖北省的使用权;该品牌商品不得在网站上销售,授权期限是2011年4月15日至2012年4月14日止。2012年5月14日,娜某公司另行出具授权书,授权胡某某在被告富某某公司销售其生产的“某某”品牌系列产品,为其合法授权经销商,该品牌商品不得在网站上销售;授权期限是2012年5月14日至2013年5月13日止。
还查明,胡某某是被告富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雷某是该公司的业务员。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特许加盟合同》后手写的补充协议是否有效;二、装修补贴款是否应支付。

本院认为:
原告明某和被告富某某公司签订《特许加盟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是有效合同,受法律保护。
一、关于《特许加盟合同》后手写的补充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
被告富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某某经案外人娜某公司授权,取得在湖北省地区销售其生产的“某某”品牌系列产品的权利。之后,被告富某某公司与原告明某签订《特许加盟合同》及2份附件合同,授权原告明某在湖北省大冶市区域内独家经营“某某”品牌系列服饰。虽然被告富某某公司无证据证明其取得娜某公司授权许可他人加盟的资格,但其提供的2份授权书及印有“某某”标识的《特许加盟合同》、附件1《有关“终端POS”使用及终端销售信息反馈规定》和附件2《2011年度每季度定货会订金收取及店铺整改补充协议”》,使作为善意相对人的原告明某有理由相信其是有代理权限,在娜某公司没有对该特许加盟合同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该合同及附件应是原、被告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合同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合同是有效的。原告明某与被告富某某公司签订该格式合同后,在双方签字盖章同页纸的下面附有手写的补充协议,约定“装修补贴按C类700元/平方米,开业满三个月补60%,满一年补40%”。因原、被告双方提交的合同后均有该手写的补充协议,本院有理由确认该手写的补充协议是真实的。被告富某某公司庭审中对该手写的补充协议提出异议,认为公司没有认可手写的补充协议的内容,但其公司业务员雷某代表公司与原告明某签订合同后,将合同交公司备案,此后双方均在积极履行合同直至双方合意解除合同,在此过程中,无证据证明被告富某某公司对该合同后面手写的补充协议提出过异议,应视为被告富某某公司对该合同及后面手写的补充协议是认可的,是原、被告双方真实意思的反映,该手写的补充协议是合同的一部分,共同形成了整个合同的内容。因此,该手写的补充协议是真实有效的,对合同双方均有约束力。被告富某某公司抗辩该手写的补充协议没有得到公司认可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装修补贴款是否应支付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八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虽然原、被告双方于2012年10月29日签订“加盟商合同终止工作通知”,自愿终止了合同,但并不影响对合同本身的结算和装修补贴款项的结算。
双方合同附件2《2011年度每季度定货会订金收取及店铺整改补充协议》中约定“在2011年6月30日前对湖北区域组合店铺及面积小于70平方以下统一进行整改,若乙方明某在2011年6月30日前仍未整改,甲方富某某公司将有权取消乙方明某加盟资格,并没收保证金、加盟金;并保留追究乙方明某责任的权利”。但该附件合同是由被告富某某公司提供,且原、被告签订该合同的时间是2011年10月22日,明显与合同约定的“2011年6月30日前”不符,加之被告富某某公司在明知原告明某的店铺面积为56平方米,不足70平方米的情况下,并没有依据该附件的约定,取消原告明某的加盟资格,以及没收保证金、加盟金,而是继续履行合同,应视为被告富某某公司对原告明某店铺面积的认可。对被告富某某公司抗辩原告明某店铺面积不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原、被告双方2012年10月29日的“加盟商合同终止工作通知”,双方仅是对账上余额及保证金结算,原告明某签字确认的也仅是“账上余款结清”,结算内容并未涉及装修补贴,对被告富某某公司抗辩双方已按合同全部结算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双方签订的《特许加盟合同》后所附手写补充协议“装修补贴按C类700元/平方米,开业满三个月补60%,满一年补40%”的约定,根据文意解释,应当属于附条件的条款,即开业满三个月补60%,开业满一年后,补偿剩余的40%的条件才能成就。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原告明某的“某某”专柜开业时间为2011年11月,原、被告双方终止合同的时间是2012年10月28日,原告明某实际经营“某某”品牌系列产品不足一年,被告富某某公司应以店铺面积56平方米计算,按700元/平方米的标准,向原告明某补贴60%的装修款,共计23,520元。对原告明某诉称余下40%的装修款的补贴,因原告明某经营“某某”品牌系列产品不满一年,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明某支付“某某”专柜装修补贴款23,520元。
如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驳回原告明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780元,由原告明某负担312元,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负担468元。此款原告明某已经预缴,由被告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负担的部分随前述款项一并支付给原告明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按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东湖支行,户名:湖北省财政厅非税收入汇缴结算户,账号:。上诉人在上诉期间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缴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魏大海
代理审判员熊艳红
代理审判员杜健

2013-06-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