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与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2021年2月7日14:27:11杨某与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已关闭评论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3)杨民三(知)初字第32号

原告杨某。
委托代理人龚磊磊,上海豪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许某。

本院经审理查明:
被告成立于2008年8月,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经营范围为服装服饰的设计、委托加工、销售自产产品等,注册资本为美元10,000,000元。
2011年11月15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被告为甲方,原告经营的个体工商户“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XX商店”为乙方。《合同》主要内容如下:第2章“总则”约定,甲方同意将其XXXX特许专卖权授予乙方,乙方依本合同规定享受和承担特许专卖的权利义务。第3章“特许专卖权”约定,特许专卖权是指甲方授予乙方在特定期限和指定店铺,按其要求销售其服饰产品的权利。合同期限自2011年11月15日至2012年11月14日,经营商品商标为“XXXX”图形商标及其组合商标的甲方服饰,乙方不能擅自在其经营场所搭卖其他品牌的商品。第4章“特许专卖保证金”约定,保证金金额为50,000元,签约后一周内乙方须将保证金支付给甲方,否则合约无效。合同期满,乙方在合同期间严格按协议履行义务,保证金全额返还,因乙方原因导致协议无法履行、提前解除,保证金不予返还。第5章“特许专卖店”约定,乙方的店名为“营口市鲅鱼圈区红旺广场XXXX专卖店”,店址位于“营口市鲅鱼圈区红旺广场1楼XX号门市”。乙方选择的营业场地,必须经甲方派员实地考察并同意,乙方负责向甲方提供店面的实际测量图,甲方负责设计并提供装饰图纸即相关技术标准和技术指标的说明文件,经商场确认后,由甲方指定的施工单位进行装修施工,其产生的一切装修成本费用由乙方承担;专卖店用于展示的衣架、模特等店铺用品由乙方负担,甲方按成本收费;专卖店内货架、货柜及其它标有“XXXX”图形商标及其组合商标标志的店铺用品,必须由甲方指定的统一标准实施安装,费用由乙方承担。乙方须在2011年12月31日前开业,经甲方批准可顺延15天,若乙方仍无法如期开店,则保证金不予退还并且解除合同。第6章“首期货款资金等相关规定”约定,首期货款资金不低于春夏季200,000元,秋冬季300,000元(最终以店铺的实际铺货需求量为准),年度净进货额第一年600,000元,第二年700,000元;甲方配货完成后以书面方式通知乙方,乙方须在一周内将货款汇至甲方指定账户,到款确认后,甲方安排发货。第7章“供货折扣”约定,新品货品订货价格为零售价的4折,新品订货会前三个工作日乙方需向甲方支付订货诚意金30,000元,乙方应在甲方举办的订货会后5个工作日内确认订货订单并将订单金额的30%付至甲方指定账户内作为订货定金,之前支付的订货诚意金自动转为定金。订货定金可抵用每季最后一批提货款,也可转为下季订货保证金。第9章“货物配送等”约定,甲方应参考乙方需求单配送货物,但甲方有权视乙方预付款余额、乙方库存量及销售等有关情况,调整配货数量及品种、规格。甲方根据市场总体情况和乙方销售情况,有权以调拨通知书形式,通知乙方调拨有关货物。乙方对甲方配送的货物质量、品种等有异议,应在收到货物后三天内,以书面收货回执单形式向甲方提出,否则,视为无异议,以甲方发货单为准。第10章“广告宣传”约定,乙方在协议指定的店铺内进行广告宣传活动,广告发布形式、内容及费用经甲方批准后方可实施,费用由乙方承担,乙方应在每个销售年度开始前一个月制定年度广告预算及广告计划,作为乙方下年度广告发布的计划依据,并报甲方相关部门审核、备案。第11章“信息工程费用”约定,信息工程(ERP)作为甲方新导入的优秀管理模块,甲方所有终端必须严格导入并执行使用,硬件(电脑、扫描枪、加密钥等)以及其它费用(宽带、租金)由乙方承担,甲方提供培训服务。第12章“管理培训”约定,乙方按甲方规定的全国统一零售价明码标价销售,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不得打折、提价或附赠其他商品,店铺工作服装由甲方根据乙方提供的尺码统一安排配发,未经甲方同意乙方不得随意变更款式并需按成本价买断。甲方为乙方提供培训和指导,若乙方有特殊培训和指导要求,须向甲方书面提出,所产生的费用由乙方承担。第13章“知识产权”约定,乙方须严格按照甲方要求使用甲方VI(视觉识别系统)及所有标有甲方注册商标及其它商业标识的文件和设施,合同终止后,乙方应归还所有甲方提供的广告资料及其他文件,并拆除所有甲方VI标志。第14章“违约责任”约定,甲乙任何一方无合理要求提前终止合同的,都应支付对方50,000元-80,000元违约金。甲乙任何一方违约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均应负完全赔偿责任,包括但不限于相关的诉讼费和律师费等。第15章“合同生效、解除、续签”约定,协议经双方签字盖章后合同成立生效。合同终止后,乙方应立即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特许标识及其它与特许经营体系有关的任何标识。合同终止之日存在的全部完好无损、尚在保质期内、可以再次使用或销售的剩余特许产品由双方协商处理。合同到期后,甲乙双方经协商同意可以续签合同,同等条件下,乙方有优先续约权。《合同》附加条款约定,专卖店品牌管理费为20,000元/年。装修支持:甲方分二年以货品方式奖励返还道具款项,根据年销售金额指标完成率,给予7.5%-25%不等的奖励。《合同》及附加条款的落款处甲方的通讯地址为“上海市徐汇区虹漕路421号X栋X楼”,乙方的通讯地址为“鲅鱼圈区红旺广场XX号门市”。
签约前后,原告向被告支付了保证金50,000元,道具灯具款154,000元,订货款320,000元。被告收到道具灯具款后,通过案外人上海理迪道具有限公司、上海擎蓝照明电器有限公司等向原告配送了一字中岛、收银台、高柜、低柜、饰品架、LED轨道射灯、亚明三线轨道等道具灯具;被告收到订货款后,向原告发送了夹克、衬衫、针织衫、牛仔裤、帽子、包等服装及相关配饰共计299,774.1元。审理中,原告表示灯具已安装至经营店铺内故无法退还,愿意将道具及库存商品退还给被告,其中,道具以《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道具工程订单》记载的品名、数量为准,道具总金额为103,125元,库存商品以原告提交的库存商品清单为准,商品金额为199,533.3元。
2012年7月,原告及相关人员两次从大连到上海,与被告进行交涉,且为此支出差旅费8,844元。审理中,被告认可原告确曾于2012年7月份来上海与被告进行过交涉,但称原告前来交涉系与被告协商退货事宜。当月,原告向上海豪派律师事务所支付了律师费30,000元,该律师事务所向原告开具了发票。
2012年7月31日,经原告委托,上海豪派律师事务所律师向被告发送《索赔函》,称:“因贵司无合理要求提前终止合同,给本加盟店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故本店依据合同约定,特向贵司主张权利,要求贵司负完全责任,赔偿本店因此蒙受的经济损失1,241,502.9元。”经上海市共和新路邮政支局查询,2012年7月31日寄给上海市徐汇区虹漕路421号X栋X楼吴经理的邮件,已于同年8月1日凭“虹漕路421号邮件收发章”签收。
审理中,被告确认,除原告以外,被告还有另外两家特许加盟店,一家特许加盟店签约之后并未实际开业,另外一家特许加盟店开业不久经协商已经解约,被告给予其一定的补偿。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合同》及附加条款、保证金收据、订货款付款凭证、营口代理商首批出货货品、库存清单、灯具道具款付款凭证、灯具订货单、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道具工程订单、航空运输电子客票行程单、出租车发票、住宿费发票、律师费发票、索赔函、邮件《查询答复函》、店面照片等证据以及本院的庭审笔录、听证笔录、谈话笔录等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未违反法律规定,属合法有效。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被告是否存在违约行为;如果被告构成违约,原告主张返还或赔偿的各类款项有无法律及事实依据。
1、被告是否存在违约行为
原告认为,被告方相关负责人通过短信告知的方式明确表示不再继续供货的行为构成违约,原告及其相关人员两次来上海交涉此事,并委托律师发送索赔函,足以证实被告的违约事实。被告认为,原告并无直接证据证明被告做出过不再继续供货的意思表示,原告及其相关人员两次来上海是希望退余货,被告也从未收到原告律师的索赔函。本院认为,《合同》签订前后,原告积极筹备,依约向被告支付了保证金、订货款以及道具灯具款,展开正常的加盟店经营活动。加盟经营活动不到一年,原告即两次专程前来上海与被告进行交涉,若其仅意图退货,则完全可以依合同约定与被告进行调、换货,因此,被告关于原告系来上海与被告交涉退货事宜的辩称,本院不予认可。原告委托律师向被告发送的索赔函,经查询已于2012年8月1日凭“虹漕路421号邮件收发章”签收,而被告当时的经营地址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虹漕路421号X栋X楼”,因此,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被告辩称其并未收到该函,本院不予认可。审理中,被告亦未提交证据证实其收到索赔函后对索赔函所载事项向原告提出过异议。综上,同时结合被告自认的另外两家特许加盟店已经解约的情况,本院认定系被告提前终止向原告供货,构成违约。
2、原告主张的各类款项及损失有无法律和事实依据
本案中,关于保证金50,000元,原告提供了被告出具的保证金收据,被告亦同意返还,故本院对此予以认可;关于订货诚意金30,000元,原告并未提供收据或汇款凭证,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关于价值199,533.3元的库存货物,鉴于原告自愿返还,本院予以准许,被告同时应返还原告该笔货款199,533.3元;关于订货款余款,原告共支付订货款320,000元,被告共发货299,774.1元,故被告处尚有余款20,225.9元,本院对此予以支持;关于原告实际支出的差旅费8,844元及律师代理费30,000元,鉴于被告存在违约行为,且《合同》亦约定违约方应承担完全赔偿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等,故本院对此予以支持。关于道具灯具损失154,000元,因原告已无法返还灯具,故灯具部分损失本院不予支持,道具部分金额103,125元,鉴于原告自愿返还,本院予以准许,因原告已实际使用一年,故本院考虑相关折旧等因素,酌定被告应返还原告道具款82,500元。关于违约金,《合同》约定原被告任何一方无合理要求提前终止合同的,应支付对方50,000元-80,000元违约金,本案系被告违约,故本院根据合同履行程度、被告过错程度等因素,酌定被告应支付原告违约金50,000元。
另,在特许经营活动中,特许人应向被特许人提供注册商标等经营资源,被特许人应在特许人的统一经营体系下从事经营活动,双方当事人在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合同义务的同时,还应承担特许经营活动中的商业风险。关于原告主张的租房、物业、装修、员工、广告、培训以及开业等其他损失666,899.7元,本院认为,该系列费用的发生系原告从事加盟经营活动的正常投入,且原告仅向本院提交相关租房协议、装修合同等,而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其确已支付了租房解约金、装修工程款、员工房租、培训费等,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审理中,经调解不成。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以及《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杨某人民币441,103.2元;
二、原告杨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被告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相关道具(详见附表一)及库存货物(详见附表二);若无法返还,则原告杨某应按附表中列明的价格折价赔偿。
如果被告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956元,由原告杨某负担人民币10,278元,被告某(上海)服饰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5,67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吴盈喆
代理审判员董文涛
人民陪审员吴奎丽
书记员叶茵茵书记员孙璐琼

2013-09-2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