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公司与张某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2021年1月20日23:27:02某公司与张某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已关闭评论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3)黄浦民三(知)初字第103号

原告某公司。
委托代理人李某,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王某,公司职员。
被告张某。

经审理查明:
一、2001年3月28日,A公司经核准取得第某号“某”商标注册证,2003年3月7日,经商标局核准,该商标注册人名义变更为某集团有限公司。2008年9月28日,经核准该商标转让给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2009年5月8日,经核准该商标注册人名义变更为某公司。2010年11月25日,经核准该商标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3月27日。
二、2000年9月,温州某有限公司与案外人邱某签订《某临安县区特许经营合同书》,该公司授权邱某在某号开设服饰专卖店,经销“某”品牌系列服饰。后被告从邱某处受让取得该店的代理权和经营权,成为某品牌的加盟商。被告曾先后与A公司、某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合同。
三、2006年6月1日,原、被告签订《某特许经营合同书》,约定:甲方(原告)授权乙方(被告)在本合同所指定区域内即浙江省临安市临安城区范围内经营“某”品牌系列服饰,甲方向乙方收取合同保证金人民币壹万元;本合同为附解除条件的永续性合同,即本合同一经双方签字盖章后立即生效,遇到终止条件后即自动终止;甲方在以下任何情况下提出终止合同,乙方违约;乙方在本合同有效期期间有任何违约及侵权行为,因此发生的主债权以及利息、违约金等费用,甲方可以在保证金中作相应扣除;附件1《特许经营区域图》,附件2《商标注册证》,附件3《某店铺确认书》,附件4《某经营计划书》,附件5《某信息管理系统使用许可协议》,附件6《某托运委托书》,附件7《商业秘密许可使用协议书》。同日,原、被告签署了合同载明的附件3至附件7之相应书面协议。被告嗣后向原告支付保证金10,000元。
四、2011年11月1日,被告在浙江省临安市城中花园3幢1号开设新店。同年12月16日,原、被告签订《加盟支持协议》,约定:甲方(原告)向乙方(被告)提供最高不超过217,500元的货品赊销额度;甲乙双方应签署《赊销货品签收单》(附还款计划)作为本协议的附件;在乙方所有赊销货款结清之前,乙方存在以下任何一项违约行为的,甲方有权单方解除本协议,同时本协议项下乙方所欠的所有赊销货款的还款期限将提前到期,乙方应立即付清所有赊销货款,并支付相当于赊销货款总额20%比例的违约金;赊销货品的货款逾期超过一个月仍未支付的……。同日,被告出具《赊销货品签收单(附还款计划)》,确认从原告处收讫价值为217,500元的赊销货品,并承诺于2012年4月26日和8月26日前分别归还108,750元货款。2011年12月15日、16日、20日和2012年3月11日、29日原告的出库单以及运输单分别载明,原告在前述日期先后向被告提供了金额分别为7,482.55元、9,618.70元,5,059.89元、146,434.84元、18,990.12元、5,015元、48,468元、487元(总计金额为241,556.15元)的货品。2012年7月20日,被告向原告出具《临安借款还款申请》,确认尚有241,754.97元欠款未还,并承诺在2012年11月30日之前分四次还清,审理中,原告确认该笔欠款中除原告已向被告提供的货品款项外,还包含货物运输费198.82元。但被告至今未履行还款义务。
五、2011年8月11日,原、被告签订《期货预订合同》,约定:乙方(被告)在甲方(原告)召开的2012年春订货会上预订的期货总量为3,691件,应付的期货进货价总额为450,245.61元,明细详见合同附件期货订单;乙方应在期货订单上约定的发货期前的2个工作日内,将相应的购货款打入甲方账户,并按时将所订的期货货品全部提走;若乙方在本合同日签署后取消(全部或部分)期货订单的,则乙方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违约金金额相当于被取消订单货品的应付货款的15%金额;本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至甲、乙双方履行完本合同项下的条款后自动终止……附件:乙方12春期货订单”。《浙江临安(某)某春订单》载明的最后一次配发日期为2012年3月7日。
2011年10月21日,原、被告签订《期货预订合同》,约定:乙方(被告)在甲方(原告)召开的2012年夏季订货会上预订的期货总量为10,438件,应付的期货进货价总额为720,150.03元,明细详见合同附件乙方2012年夏季期货订单;乙方应在期货订单上约定的发货期前的2个工作日内,将相应的购货款打入甲方账户;若乙方在本合同日签署后取消(全部或部分)期货订单的,则乙方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违约金金额相当于被取消订单货品的应付货款的15%金额;本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至甲、乙双方履行完本合同项下的条款后自动终止;附件乙方12夏季期货订单。《浙江临安(某)某夏订单》载明的最后一次配发日期为2012年6月11日。
2012年4月10日,原、被告签订《期货预订合同》,约定:乙方(被告)在甲方(原告)召开的2012年秋订货会上预订的期货总量为3,543件,应付的期货进货价总额为400,278.08元,明细详见合同附件期货订单;乙方应在期货订单上约定的发货期前的2个工作日内,将相应的购货款打入甲方账户;若乙方在本合同日签署后取消(全部或部分)期货订单的,则乙方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违约金金额相当于被取消订单货品的应付货款的15%金额;本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至甲、乙双方履行完本合同项下的条款后自动终止;附件乙方12秋期货订单。《浙江临安(某)某秋订单》载明的最后一次配发日期为2012年8月23日。
2011年12月27日,案外人周萍萍向原告汇款180,000元。嗣后,原告按2011年8月11日双方签订的《期货预订合同》向被告提供了价值为121,793.94元的货品。审理中原告表示,周萍萍系被告之妻,汇款中121,793.94元是用于支付前述合同的货款,其余是支付2011年冬季期货订单的余款,而2012年夏季和秋季期货合同被告则完全没有履行。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某临安县区特许经营合同书》、《某特许经营合同书》、《某店铺确认书》、《某经营计划书》、《某信息管理系统使用许可协议》、《某托运委托书》、《商业秘密许可使用协议书》、《加盟支持协议》、《赊销货品签收单(附还款计划)》、《临安借款还款申请》、《期货预订合同》三份、《浙江临安(某)某春订单》、《浙江临安(某)某夏订单》、《浙江临安(某)某秋订单》、中国工商银行回单、出库单明细、委托运输单以及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当事人应按约履行各自义务。双方签订的《加盟支持协议》明确约定,被告存在赊销货款逾期超过一个月未支付的,原告有权单方解除该协议并由被告支付相应违约金。现原告按协议向被告提供了价值为241,754.97元的服饰等货品,但被告未在约定的期限内支付货款。2012年7月20日,被告承诺所欠借款分四次于2012年11月30日之前还清,但至今分文未付,其行为已构成违约。需要说明的是,该还款协议上写明的虽是借款,但其实质是拖欠的货款,故本院按货款予以认定。双方签订的三份期货预订合同亦明确约定被告应按合同附件期货订单中确定的时间和数量履行付款、提货义务,但被告仅部分履行了第一份期货预订合同,其余均未履行,也构成了违约。而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双方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明确约定,被告违约原告即可以提出终止合同,而此处的终止合同,其实质即为合同的提前解除。现原告以被告违约为由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某特许经营合同书》及其附件、以及《加盟支持协议》的请求,并无不妥,本院应予支持。
因被告违反了《加盟支持协议》的约定拖欠货款241,754.97元至今,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货款并根据协议的约定支付违约金的请求,并无不妥,本院予以支持,该协议另约定,原告有权从被告在原告处的任何一笔款项中扣除上述货款和违约金,原告现同意在前述费用中扣除被告支付的保证金,依法应予准许。
关于原告要求解除三份期货合同并由被告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本院认为,三份期货合同均约定,被告应在约定的发货期前支付货款,而三份合同所附订单中最后的发货日期分别为2012年3月7日、6月11日和8月23日。被告除了2011年12月27日履行了2012春季期货合同中的部分付款提货义务外,其余约定的义务至今仍未履行。合同法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就原、被告从事的服装销售业务而言,2012年春、夏、秋三季的期货合同,被告至今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显然无法实现合同的目的,因此,原告要求解除该三份期货合同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按期货合同的约定支付违约金,于法无悖,应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某公司与被告张某于2006年6月1日签订的《某特许经营合同书》及其附件《某店铺确认书》、《某经营计划书》、《某信息管理系统使用许可协议》、《某托运委托书》、《商业秘密许可使用协议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
二、原告某公司与被告张某于2011年12月16日签订的《加盟支持协议》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
三、被告张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某公司货款人民币231,755元以及违约金人民币48,351元;
四、原告某公司与被告张某于2011年8月11日签订的《期货预订合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被告张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某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49,268元;
五、原告某公司与被告张某于2011年10月21日签订的《期货预订合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被告张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某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108,023元;
六、原告某公司与被告张某于2012年4月10日签订的《期货预订合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被告张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某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60,042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74元,由原告某公司负担113元,被告张某负担8,761元。公告费人民币560元由被告张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戚继敏
审判员施大伟
人民陪审员冯美福
书记员王文宏

2013-11-19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