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甲与张掖市某速递服务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9日20:10:40王某甲与张掖市某速递服务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4)甘民初字第2217号

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甲,女,1993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张某甲,女,汉族,1963年3月24日出生,系原告王某甲之母。
委托代理人李新拾,甘肃金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白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田珈福,甘肃正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海,甘肃正峰律师事务所律师。(未出庭)

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7日,被告某速递公司作为甲方,原告王某甲作为乙方,双方签订合作协议一份,约定:一、乙方承认甲方为某速递张掖公司的权益所有人(注册商标、标志、某网络的授权使用人),负责张掖某速递业务的经营活动。乙方必须依法办理,取得快递业务许可证,营业执照等合法法人资质。经营期满后合同自行终止,甲方不承担乙方任何损失。二、甲方同意乙方承担甘州东南片区域某速递的市场运作,保护乙方的经营主体资格及经营范围的完整。乙方为甘州一部,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并独立承担法律责任。三、乙方于本协议签署之日起向甲方一次性支付片区风险保证金30000元,加盟费10000元。因乙方责任事故或违约责任而发生赔偿使甲方承担连带责任时,甲方可动用风险保证金。本协议期满或终止后,甲乙双方无任何经济纠纷且乙方办妥退出合作手续后满60日,甲方必须将风险保证金退还乙方。四、甲方作为某速递张掖公司的注册商标、某网络的授权使用人同意乙方使用某注册商标、标志、某网络从事快递业务,有权使用带有某速递注册商标的各类包装物及用于经营活动的各种商标载体。乙方必须严格遵守商标法的规定。五、乙方在本协议履行期间均不得经营其他快递业务,不得有意滞留快件的运营,如有违反,甲方可有权单方解除本协议……九、甲方向乙方收取的各项费用,必须按照市场运营成本而定,严禁乱收费。双方必须按时足额缴纳,不得拖欠。十、甲乙双方任何一方不履行本协议义务或履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支付违约金,违约金数额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的2倍数额……十二、合同有效期为1年,自2013年11月7日开始至2014年11月6日。如乙方提出解除协议,应当提前三个月通知甲方。十三、乙方在合作期间不得私自将某商标使用权处理给第三方经营。乙方办理更换合作方的程序是必须事前向甲方提出申请,甲方接到申请后,应该对第三方进行考查。若甲方同意,乙方须向甲方交纳10000元的转让手续费用。第三方交10000元的承包费。十四、甲方给乙方派送费每件1.1元,造成延误或遗失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十五、乙方必须要有经营的门店和面包车一辆、电动三轮车三辆、在岗内勤一名、派送员三名作为基本条件。十六、乙方在经营期间所发生的一切法律纠纷与甲方无关。十七、经营期间,甲方发现乙方关门、接待不礼貌、接到投诉等各罚款100元。十八、乙方在合同签订后,必须达到合同十五条约定的要求全部在岗。否则,甲方有权解除合同,押金不退回……二十、乙方必须经营1年,否则甲方不再退回风险保证金。二十一、甲方向乙方收取网络班车费每天30元。二十二、甲方向乙方发放派送费每件1.1元,按照总公司规定,乙方要完成每天到货量的10%,完不成任务的每件扣0.2元。二十三、合同有效期为一年,加盟费有效期为一年。续签合同需续交加盟费。
在上述合作协议签订的前一天,即2013年11月6日,原告与案外人张某乙签订转让协议一份,约定张某乙将位于甘州区南二环路的店铺及张掖某甘州一部网络建设费、扫描把枪、电动三轮车等设备转让给王某甲。转让总价款为人民币66000元,其中包括房租3000元、某押金20000元、码枪2500元、电动三轮车10000元、电脑2500元、某网络建设费5000元。上述费用由王某甲向张某乙一次性付清。同日,张某乙出具收据一份,载明收到王某甲交来张掖某甘州一部转让费66000元。该转让协议的签订,被告某速递公司知情,并对三方之间的账务进行了转账交接。2013年11月7日,被告某速递公司向原告王某甲出具收据一份,金额为30000元,性质为东片承包押金。案外人张某乙将其向被告某速递公司交纳了网络开通费5000元的收据也交给了原告王某甲。
协议签订并履行至2014年1月3日,原告与贺某、马某、王某乙等人以经营状况一直处于亏损,派送费1.1元太低,某速递公司收取每天30元的网络班车费属于乱收费、交纳10000元的转让手续费不合理、加盟费10000元只是1年的期限不合理等为理由,向被告某速递公司提交变更合作协议的申请,被告收到该申请后,未作出回应。2014年1月4日,被告向原告发出通知一份,载明的主要内容为:经查实张掖某甘州一部,因派件不及时,积压货物过多、有意滞留快件的运营,造成投诉过多,影响张掖市某的市场声誉和业绩,经公司研究决定停止甘州一部在张掖市区所有经营权与品牌使用权。
之后,双方发生纠纷,再未履行合作协议约定的派件业务。2014年2月13日,被告在红柳广告上发布声明:甘州一部承包商:王××证号××××××××;甘州二部承包商:王××证号××××××××;甘州三部承包商:贺××证号××××××××;甘州四部承包商:马××证号××××××××,因违反合同第五条、第六条,与之解除合同,特此声明,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经庭审核实,上述声明中登载的四人,被告认可即指本案的原告等四人。
双方发生纠纷后,2014年1月14日,甘肃某速递服务有限公司向被告发出处罚通报,主要内容为2014年1月3日,因张掖公司下属承包商集体罢工,严重影响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和品牌形象,决定对被告罚款20000元,并限期进行整改。另查明,关于派送费,原告主张未付款的派送件数是12495件,每件为1.1元,合计金额是13744.5元。被告质证之后,提出原告2013年11月的派送件数是5243件,12月是6460件,2014年1月份的件数是746件,合计是12449件,每件应按照0.9元计算。经法庭当庭对派送件数进行调解,原告当庭表示为了不影响案件的审理,也为了节省调查取证的程序,原告认可被告提出的派送件数为12449件,但不认可0.9元的单价。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甲向法庭提供的合作协议原件一份、通知一份、红柳广告声明一份、合同内容变更申请书一份、收据、派送清单一份;被告(反诉原告)某速递公司提供的合作协议一份、变更合作协议一份、证明一份、处罚通告一份、情况说明一份、处罚通知书及清单。
上述原、被告提供的书面证据及其双方当事人在法庭上的当庭陈述在案佐证,足以证明本案的事实。

本院认为:从双方签订合作协议的内容看,并无任何共同承担风险和共负盈亏的约定,庭审中,双方也均未将协议视为共同承担风险和共负盈亏的合作关系,因此以合作关系、合伙关系来定性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并不能准确的反映双方的真实意思。
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合同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特征,其性质为特许经营合同。该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
双方在签订合作协议并履行了协议约定的内容2个月后,即因协议约定的内容、费用收取的合理性等发生矛盾、分歧,继而导致协议再没有继续履行,被告也在此情况下以在报纸上发表声明的方式表达与原告解除合同的意思。该行为,虽然被告一再否认不是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但是从声明表达的内容,结合在声明之前被告向原告发出的停止原告品牌使用权通知的内容来看,被告均明确表达了解除合同的意思,其内容和行为具有法律意义上的效果,最重要的是原告对该解除合同的意思也无异议。同时根据庭审中查明的事实,合同的履行,有赖于双方积极的自愿的行为,现双方发生纠纷和矛盾,各自也均表达了解除合同的意向,同时被告的经营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再继续履行原协议约定的内容,已经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故双方之间的协议不具备继续履行的条件,双方在2014年2月13日已予以解除。
既然双方均有解除合同的意向,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现争议的问题就是对原告提出的风险保证金、加盟费、派送费、经济损失如何解决的问题。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的内容和协议的性质,加盟费是对原告加盟使用被告“某速递公司”品牌的使用费用,该费用,双方明确约定使用期限为1年10000元,现双方的协议中途解除,应该按使用品牌的实际时间折算由被告退还原告,即双方签订协议是2013年11月7日,至2014年2月13日被告声明解除协议,总共使用时间为3个月零6天,使用费用平均为2592元,应退还7408元。
对于原告主张的风险保证金30000元,该金额双方约定是为了防止在发生责任事故或违约责任时动用的资金,现双方解除协议,也未出现协议约定的风险保证金保障的责任事故和违约责任,因此,该款30000元,应该由被告予以退还。
对于原告主张的网络开通费5000元,该费用系原告使用被告系统的费用,现查明原告确实存在开通使用的事实状态,故对该费用不予退还。
对于原告主张的派送费13744.5元,根据原、被告一致认可的派送件数12449件,按照协议约定的每件1.1元计算,合计为13693.9元,应该由被告予以偿付。同时被告辩称扣除的每天30元的网络班车费,属于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的费用,虽然原告提出了该费用的不合理性,但是在双方之间的合同解除或者变更之前,该条款具有与其他条款同样的效力。故原告应该承担被告使用期间的网络班车费每天30元,使用96天,合计为2880元,应该从派件费当中予以扣除。
对于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42700元,原告主张的项目主要是为了履行双方签订的协议,所购置的必备的运营设施、设备,由于双方在合作协议中约定原告的经营形式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以上设施设备属于原告的自我投入及经营成本,该损失不属于由于被告的违约行为所给原告造成的直接损失,应该由原告自行承担,本院对此诉讼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反诉原告某速递公司主张的违约金20245元,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违约金的承担以存在违约行为和违约责任为前提。根据原、被告的举证和庭审陈述,双方在履行协议的过程中,原告方对双方协议内容的合理性提出异议,要求予以变更,此意愿的表达,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和合同自愿的原则。但是在协商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就出现了到底是原告故意不接受派送件还是被告不给原告派送件的问题,对此事实,原告和被告的举证,均不能证实对方存在不履行协议的违约行为,因此,反诉原告主张的违约金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对此诉讼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退还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甲风险保证金30000元、加盟费7408元,偿付派件费13693.9元,合计51101.9元,扣除网络班车费2880元,剩余48221.9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甲要求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返还网络开通费5000元、赔偿经济损失42700元等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要求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甲承担违约金20245元的反诉请求。
本诉案件受理费2328元,由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甲负担1164元,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负担1164元;
反诉案件受理费306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刘艳
代理审判员徐毅
人民陪审员朱金兰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六
书记员杨静
注:一审判决后,被告(反诉原告)张掖市某速递有限责任公司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2014-06-0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