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某、怀化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二审行政裁定书

2021年2月4日16:43:10彭某、怀化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二审行政裁定书已关闭评论

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裁定书

房屋拆迁管理(拆迁)(2020)湘12行终9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彭某,女,2009年8月1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
法定代理人尹某(系原告彭某之父),男,1977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怀化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地址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河西滨江北路**。
法定代表人杨俊,主任。
委托代理人向建,湖南金州(怀化)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1月7日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怀化市人民政府决定依法征收鹤城区河西街道办事处李公湾村、花背村、溪坪村共计17.6479公顷集体土地,并于2014年3月31日发出征地公告、2014年5月6日发出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原告彭某之父尹某及其子尹宝霖系河西街道办事处李公湾村院子里村民小组村民,属征收安置范围。2014年8月28日,原告彭某随其养母彭松菊(未办理收养手续)因婚嫁迁入尹某户籍。2018年2月14日、5月9日、5月25日,被告三次张榜公示安置对象名单,第一榜、第二榜只有尹某及其子尹宝霖的名字,第三榜尹某一家都没有名字。2018年5月31日被告公示了补录人员名单,其中有尹某及其子尹宝霖的名字,该公告中明确了补录人员名单系第三榜的补充。2018年5月31日,被告与尹某签订了《村民安置协议》,协议载明安置对象为尹某、尹宝霖二人。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本案中,原告彭某之父尹某(户主)在2018年5月31日与被告内设机构怀化经济开发区安置房管理办公室签订了《村民安置协议》,该协议明确载明安置对象只有尹某、尹宝霖二人。其至迟在签订协议时就明确知道被告不认可原告彭某的安置补偿资格,对彭某不予安置,但其却直至2020年3月3日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明显超过了上述法定起诉期限,且不存在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耽误起诉期限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彭某的起诉。本案不收取案件受理费。已预收的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彭某。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对依申请情形下的行政不作为的起诉期限作出了规定,但对于行政机关依职权履行法定职责情形下的起诉期限问题,现行法律、司法解释尚无明确的规定。一般情况下,只要行政机关依职权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仍然合法有效存在,行政机关即持续负担作为义务,该作为义务不因行政机关怠于履行而消灭。特别是在行政相对人已向行政机关提出履行申请时,行政机关更应及时有效履行。此外,行政机关对其依职权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亦不因行政相对人的履行申请而转变为依申请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也即此种情形并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所规定的起诉期限。本案中,安置义务属于被上诉人依职权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不因其怠于履行而致上诉人诉权消灭。但上诉人彭某是否符合安置对象应依法依规予以审查。因此,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父亲因于2018年5月31日与怀化市经济开发区安置房管理办公室签订村民安置协议,自此时起应计算其起诉期限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怀化铁路运输法院作出的(2020)湘8603行初110号行政裁定;
二、指令怀化铁路运输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审判长谌蔚
审判员王立志
审判员李容容
法官助理刘俊卿
书记员曾晨

2020-09-2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