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某与周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年2月17日19:30:29郑某与周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已关闭评论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再审裁定书

房屋买卖合同纠纷(2020)晋民申70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郑某。
委托代理人:卢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武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周某。

本院经审查认为,常玉凤系郑某、常永业的长女,周某系常玉凤的丈夫,1993年4月,郑某、常永业与周某签订案涉房产转买契约,同时有李先锋作为中间人签字,原审认定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无不当。双方在协议明确,北房5间、东房1间原是周某于1980年投资建造,西房2间系常永业于1986年建造,双方商定将院内西房2间作价10000元转让。原审中双方均认可周某一家自建房之日起在房屋居住,郑某从未在该宅基地上的房屋居住。2017年10月22日,中涧河社区居委会制定《中涧河社区整村改造方案》,郑某于2018年向人民法院提诉讼,请求确认协议无效。从案涉事实及诉讼形成的原因来看,属于当事人明知房屋要被拆迁与补偿时,提起的请求确认无效之诉,在如何实现公平时,应当避免出现使不诚信的当事人从其不诚信的行为获利的法律后果。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周某系郑某的女婿,在房屋建成后即在房屋居住,协议约定的对待给付价款也符合当时的市场交易情况,1993年签约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尚未颁布实施,郑某再审申请提出周某应承担50%的缔约过错责任,显然有悖于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在标的物因拆迁而灭失时,郑某作为试图利用合同无效制度获益的一方当事人,不应从其不诚信的行为中获利。周某已与中涧河社区居民委员会签订城中村房屋拆迁与补偿安置协议,从实质上的价值利益来看,合同效力争议的处理结果,也不应影响标的物灭失后的补偿安置利益分配。从案涉协议签订的历史因素及当事人之间的亲属关系来看,原审判决驳回郑某的诉讼请求,更有利于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和减轻当事人的诉累。从郑某再审提出的事由来看,原一、二审查明案件的基本事实均系客观发生过的事实,不存在认定事实错误的情形。主张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国务院办公厅1999年5月6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农村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200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严格土地管理的规定》中强调“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禁止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本案中周某建造房屋时间及协议形成时间均在相关规定出台之前,郑某申请再审中未列明签约时或签约前有关法律、行政法规、政策对此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故其申请再审的事由依法应不能成立。
综上,再审申请人郑某申请再审的事由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郑某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姬芳
审判员  孙成宇
审判员  王国平
书记员  张静宇
 

2020-08-3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