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与林某1、董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8日04:15:50吴某与林某1、董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房屋买卖合同纠纷(2020)琼02民终123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某,1941年12月15日出生),住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武某,海南诚彦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符某,海南诚彦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某1,1968年12月8日出生),现住三亚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某,广东华商(三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某2,广东华商(三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董某,1972年12月5日出生),现住三亚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某,广东华商(三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某2,广东华商(三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2月26日,吴某为购买林某1在自家宅基地上建造的房屋,假借借款的方式与林某1、董某签订一份《民间借贷合同》,约定林某1、董某向吴某借款22万元,借款期限为一年,从2015年2月26日起至2016年2月25日止,借款利息为月息3%,林某1、董某以新建房屋的第四层房屋(顶层73.2平方米)作为抵押,借款期满后,如林某1、董某不能还清借款,吴某有权直接以林某1、董某抵押房屋抵偿借款。抵偿单价为贰拾贰万元,房屋抵偿后,吴某自愿放弃借款利息和本金。合同签订当日,吴某即以现金方式向林某1、董某支付购房款1万元,同年3月9日,吴某又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林某1、董某支付购房款21万元。林某1收款后于当日向吴某出具一份《借条》,载明:“本人因造房支付款项资金遇到困难,特向吴某借款人民币:贰拾贰万元整,月息3%为期一年,从付款日计息”。2016年3月7日,吴某与林某1签订一份《补充协议》,约定由于林某1无法按期归还吴某借款,故将原《民间借贷合同》约定的涉案房屋第四层物权交付给吴某。
另查,2015年3月9日,吴某和林某1共同在“林某14楼水电计数”上签名,内容如下:一号房用水00023立方米,用电05542度;二号房用水00067立方米,用电00103度;三号房用水0021立方米,用电00402度。2017年5月9日,三亚市吉阳区城市管理局下发三吉城管(机动大队)催告字[2013]第HD181号强制执行催告书,其中提到该局执法人员于2013年4月12日9时巡查时发现林某1未经批准擅自兴建一栋房屋,第一层装模砌完墙,至2013年6月7日,该房已建至二层封顶。其后因涉案房屋被列入棚户区改造项目,林某1作为被征收人于2018年10月20日与三亚市吉阳区人民政府就涉案房屋签订《三亚市吉阳区临春棚户区改造项目1-5类安置对象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协议确定林某1被征收房屋总建筑面积合计526.17平方米,林某1自愿选择货币补偿和回迁安置相结合方式进行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共获得征收补偿款3882427.5元。2018年10月29日,涉案房屋被拆除。

本院认为,关于涉案房屋是否交付给吴某的问题。首先,《民间借贷合同》约定林某1、董某以新建房屋的第四层(顶层73.2平方米)作为抵押,同时《补充协议》约定将涉案房屋第四层物权交付给吴某,从上述约定可知,在签订《民间借贷合同》和《补充协议》时涉案第四层房屋已经建成。其次,2015年3月9日,吴某和林某1共同在“林某14楼水电计数”上签名,该行为表示双方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交接,否则没必要进行水电的确认。综上可知,至被拆迁时吴某已实际使用涉案房屋三年之久,吴某主张未接收房屋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关于返还购房款的数额问题。对于涉案房屋买卖合同的无效,双方都有过错,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考虑到吴某已使用涉案房屋三年多的事实,一审法院酌情判决林某1返还60%的购房款并无不当,吴某主张全额返还购房款并支付利息的理由不成立。综上,吴某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430元,由吴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尹合欢
审判员李新建
审判员黎金
法官助理林小妹
书记员吴璟

2020-09-1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