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与孟某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24日07:34:48杨某与孟某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房屋买卖合同纠纷(2018)京0105民初69842号

原告:杨某,女,1964年3月21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牛波涛,北京市信利(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云骋,北京市信利(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孟某,男,1935年5月30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告:孟某1,男,1961年8月8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告:孟某2,男,1971年3月1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三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许大方,北京法昂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孙某,女,1962年8月19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第三人:孟某3,男,1987年6月1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第三人:潘某,女,1987年4月5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吉林省德惠市。
第三人:孟某4(孟XX),女,2012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四第三人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晓青,北京法昂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冯某,女,1982年3月22日出生,汉族,户籍地辽宁省新民市。
第三人:孟某5,女,1959年7月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北京市海淀区。
第三人:孟某6,女,1968年2月2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北京市丰台区。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9月24日,孟某2代王某(作为出售方,甲方)与原告(作为买受方,乙方)签订《房屋买卖居间合同》,约定甲方拥有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新村二期F区(鸿博家园)X号楼X单元X室的房产(以下简称诉争房产),建筑面积为75.68平方米,乙方自愿购买上述房产,房屋售价为142万元。乙方于2013年9月9日向甲方支付定金3万元、于2013年9月24日支付购房款74万元,于2013年10月15日向甲方支付购房款35万元,收房当日乙方向甲方支付购房款25万元,剩余房款5万元于产权登记转移给乙方当日一次性支付给甲方。(第三条)交房之前所发生的相关费用由甲方支付,交房之后的后期使用费用及后期甲方将产权变更给乙方时所发生的相关税费由乙方支付。(第四条)甲方保证对所提供房屋的独立合法的所有权,并保证该房屋没有产权纠纷、没有按揭、抵押债务、税项及租金等纠纷,相关亲属共有权人都同意出售此房屋。交易后如有上述未清事项,由甲方承担全部法律责任。(第五条)甲方保证该套房屋系合法所得,但因房子属于期房,故交房时间以开发商通知时间为准。甲方应在接到收房通知后七个工作日内办理收房手续并缴纳收房时所需缴纳的费用(即购房回购款),甲乙双方对收房时实际面积的偏差予以认可并保证相互不追讨因面积而产生的差价,保证不因此主张买卖合同无效。(第七条)违约责任。(一)甲方在收到上述共计137万元房款当天无条件协助乙方办理物业交接手续,待具备产权变更条件七个工作日内甲方无条件协助乙方办理产权变更手续,变更时需双方共同到场办理,变更时间以小红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知为准。若甲方在上述期限内未履行上述物业交接手续及产权变更义务视为违约,乙方有权退房,乙方退房的甲方应当自退房通知送达之日起七日内将已收房款137万元全部退还乙方,并按房款总价的双倍作为违约金赔付给乙方,并由甲方赔付乙方支付给丙方的全部代理费用。若因甲方违约给乙方造成的损失,维权过程中产生的一切费用,由甲方按实际费用赔偿给乙方。(二)乙方如未按本合同付款方式规定的时间付款,视为违约,甲方有权向乙方追索违约金。违约金自本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第七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每延迟一日乙方按延迟缴付价款万分之三向甲方支付延期违约金。逾迟超过十五日(遇法定节假日顺延)乙方仍未付款的,甲方有权解除本合同,其交纳的定金及所付房款甲方不予返还。
同日,孟某2代王某签署承诺书,载明:本人腾退安置的房屋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新村二期F区(鸿博家园)X号楼X单元X室,此套房屋已转让给杨某,现同意将该套房屋所有权办理至杨某名下。
同日,孟某、孟某2、孟某1签订《同意书》,载明:家庭成员孟某2、孟某、孟某1同意王某出售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鸿博家园(小红门乡新村二期F区)F区X号楼X单元X室房屋一套两居室,面积75.68平米。
原告分别于2013年9月24日、10月13日支付购房款77万元及35万元。
经询,三被告自述尚未接收诉争房屋。
庭审中,原告提交如下证据:1、落款日期为2018年4月2日并加盖有小红门乡腾退拆迁安置办公室印章的通知一份,主要内容为:经小红门乡腾退拆迁安置领导小组研究决定,现通知如下:一、小红门新村二期D、二期F东区回迁入住办理时间为:2018年4月2日-2018年4月30日;二、小红门新村二期D、二期F区东区周转期于2018年4月30日结束,2018年4月30日后停发周转费,所签订的周转期内增加人口附件随之失效。2、律师费发票一份,金额为5万元。
另查一、2013年4月28日,孟某2代王某(作为被腾退人,乙方)与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腾退拆迁安置办公室(作为腾退人,甲方)签订《小红门乡绿化隔离地区建设腾退安置协议书》,约定甲方因绿化隔离地区建设,需要对腾退范围内内乙方朝阳区小红门乡姚家村188号居住的房屋进行腾退安置,实际腾退人口为九人,分别为:产权人王某、之夫孟某、之子孟某1、之子孟某2、之儿媳孙某、之孙子孟某3、之曾孙女孟XX、之儿媳冯某、之孙媳潘某。甲方以下列房屋按人均45平方米(含)与乙方产权对换并结算差价:期房安置:甲方按人均45平方米(含)对乙方安置现房后另安置期房七套,其中一居室一套,两居室六套。上述协议书附件列明,甲方安置的期房分别为:1、二期F区:A号楼A单元A号二居室,建筑面积78.97㎡;A号楼B单元B号二居室,建筑面积78.97㎡;X号楼X单元C号二居室,建筑面积78.97㎡;X号楼X单元D号二居室,建筑面积78.97㎡;X号楼X单元X号二居室,建筑面积75.68㎡(该处房屋右侧手写字体“此房已出售给杨某,孟某2,2013年9月24日”);2、一期A区,Y号楼Y单元Y号一居室,建筑面积53.2㎡。
另查二、孟某与王某为夫妻关系,双方生育子女四人,分别为孟某5、孟某6、孟某2、孟某1。
潘某与孟某3为夫妻关系,孟某4(曾用名孟XX)为双方之女。
孟某2与冯某原为夫妻关系,后于2013年9月10日离婚。
王某于2017年2月17日死亡。

本院认为,原告与王某就诉争房屋买卖事宜自愿签订《北京市房屋买卖居间合同》,双方均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因王某已去世,孟某、孟某5、孟某6、孟某2、孟某1作为其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未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应视为接受继承,上述合同权利义务由王某的继承人承受。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王某有无权利处分诉争房屋。本院认为,依据《小红门乡绿化隔离地区建设腾退安置协议书》,王某系被拆迁房屋的实际腾退人,并因此享有45平方米的安置房屋面积。再结合上述协议书附件所示,安置房屋多达七套,完全满足各家庭的居住要求。现诉争房屋的取得使用了王某的安置房屋面积,且同为被安置人的孟某、孟某1、孟某2亦同意王某对外出售诉争房屋,而四人所享有安置房屋面积已远超诉争房屋面积,可以证明各方对诉争房屋的归属已达成一致意见,即王某有权处分诉争房屋。
基于以上论述,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认定如下:原告要求三被告履行交房义务,鉴于原告按约定履行了付款义务,三被告亦应按照约定将房屋交付原告,故对于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但涉案房屋尚未取得不动产权登记证,能否办理、何时办理均不确定,关于原告要求办理过户手续的诉讼请求,本院暂无法支持,原告可待具备办理产权证的条件时,就此另行主张。原告诉请要求三被告承担律师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冯某、孟某5、孟某6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孟某、被告孟某1、被告孟某2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将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新村二期F区鸿博家园X号楼X单元X号房屋交付给原告杨某。
二、驳回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原告杨某负担100元(已交纳),由被告孟某、被告孟某1、被告孟某2负担950元(其中425元,原告杨某已交纳,被告孟某、被告孟某1、被告孟某2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杨某;余款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至本院)。
公告费760元,由原告杨某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王乐
书记员贾宜臻

2020-09-1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