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某寻衅滋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15日10:50:46张某某寻衅滋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人民法院

刑事一审判决书

寻衅滋事罪(2020)冀0706刑初66号

公诉机关张家口市下花园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某,男,1988年12月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群众,无业,四川省仪陇县人,捕前住四川省仪陇县。2020年9月10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张家口市公安局下花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6日经张家口市下花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该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宣化看守所。
辩护人邢富东,河北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查明,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间,以林志良(已判刑)为首,被告人张某某与谢文天(已判刑)、刘成(已判刑)、姜小龙(已判刑)、唐敏先(已判刑)、张明(已判刑)等人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手段,在下花园区实施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侵害对象为多名工人、包工头等,扰乱经济秩序,在建筑行业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属恶势力团伙,被告人张某某属恶势力成员。
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6年4月20日晚上,于某、宋某、田某等人到下花园碧桂园工地项目部找林志良、刘成等人因讨要工程款发生矛盾,随后被告人张某某及刘成、姜小龙等人用安全帽、石头等对于某、安某等人实施殴打,在田某驾驶奥迪车逃离时,谢文天驾驶金杯车将田某驾驶的奥迪车撞坏。后下花园公安分局城镇派出所作为行政案件调查处理。
2.2017年5月31日22时左右,郭某、梅某、代某、向某等人在下花园碧桂园工地项目部会议室向林志良讨要工资遭到林志良手下的工人无故殴打,后郭某跑到项目部院内,被赶至的被告人张某某及刘成、谢文天、张明、李聪、姜小龙、唐敏先等人殴打,其中张明持木棍、李聪持甩棍对郭某进行殴打,郭某的工人王某欲上前阻止,也遭到殴打。随后被告人张某某及刘成、姜小龙、张明、李聪、唐敏先等人又跑到马路对面,将梅某的工人司某和刘某2从面包车中拽出进行了殴打。郭某被殴打后又被带进项目部会议室,谢文天让郭某跪下,持木方再次对郭某进行殴打。后下花园公安分局城镇派出所作为行政案件调查处理。
3.2016年7月19日中午,刘成、何多权因工作琐事在下花园碧桂园工地宿舍与张某3、薛某、贺某、武某四名工人发生矛盾,刘成、何多权与随后赶到的被告人张某某及谢文天、姜小龙、唐敏先等人对四人进行殴打。后下花园公安分局城镇派出所作为行政案件调查处理。
4.2017年10月25日上午,下花园碧桂园项目部工作人员肖荣茂因工作琐事与朱某发生矛盾,林志良前来处理,随后赶来的被告人张某某、谢文天、姜小龙等人在碧桂园项目部会议室对朱某、夏某进行殴打,朱某逃跑途中被李聪等人拦住,再次遭到李聪等人的殴打。后下花园公安分局城镇派出所作为行政案件调查处理。
5.2017年8月20日下午,在下花园碧桂园工地,被告人张某某与钩机司机李强因工地上的琐事发生矛盾,相互撕打在一起,被人拉开后,李强继续干活,随后被告人张某某等人再次对李强进行殴打并用石头将李强驾驶的钩机玻璃砸坏,李强经鉴定为轻微伤。后下花园公安分局城镇派出所作为行政案件调查处理。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确认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户籍证明,抓获经过,证人马某1、代某、杨某、向某、刘某1、梅某、刘某2、司某、李某、马某2证言,被害人于某、宋某、田某、张某2、安某、郭某、王某、张某1、薛某、张某3、武某、贺某、朱某、夏某等人陈述,被告人张某某供述及辩解,恶势力团伙成员林志良、谢文天、刘成、姜小龙、张明、唐敏先、李聪的供述和辩解,辨认笔录,同录光盘2张,我院(2020)冀0706刑初9号刑事判决书及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冀07刑终166号刑事裁定书,同录光盘2张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多次随意殴打他人,在李聪等人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时积极参与,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应予依法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张某某虽在法庭调查阶段称没有参与第二起事实,在法庭辩论及最后陈述阶段又承认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经查恶势力团伙成员张明、唐敏先均称其在现场,证人代某、向某辨认出其参与打架,足以认定。辩护人提出张某某系从犯、无前科、认罪认罚的辩护意见符合法律规定,予以采信。提出被告人张某某系初犯的辩护意见,与张某某多次寻衅滋事的行为不符,不予采信。提出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无证据证实被害人有过错,对此辩护意见不予采信。被告人张某某与林志良、谢文天等人构成恶势力犯罪,应从严惩处。被告人张某某在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某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对其可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18号)第一条,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9月10日起至2021年11月9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张秀莲

审判员马永春
审判员李汐颖
法官助理王            瑞            芳
书 记 员康            丽            如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 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第二十六条 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四十五条 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 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十五条 被告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第二百零一条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
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的;
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的;
起诉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
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除外。
第二条 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
(二)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三)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
(四)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
(五)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六)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七)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 —
 

2020-12-09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