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某某、原某某与郭某某、王某某职务侵占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2021年2月27日06:15:59茹某某、原某某与郭某某、王某某职务侵占罪二审刑事裁定书已关闭评论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二审裁定书

职务侵占罪(2020)晋05刑终233号

原公诉机关阳城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茹某某,男,1975年3月14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1405221***********,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某A村**号。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于2019年12月14日被阳城县人民检察院取保侯审。2020年4月9日,被阳城县人民法院取保侯审。
辩护人杨峰,山西获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原某某,男,1957年9月5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1405221***********,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住阳城县某A村**号。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于2019年12月14日被阳城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20年4月9日,被阳城县人民法院取保侯审。
辩护人李雪、吕子君,山西获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申伟利、霍慧娟,山西华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郭某某,男,1960年9月29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1405221***********,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某A村**号,捕前住晋城市城区**小区。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于2019年10月8日被阳城县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经阳城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9年1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3日经阳城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逮捕。2020年12月7日经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男,1968年8月2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1405221***********,汉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某A村**号,捕前居住于户籍所在地。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2019年10月8日被阳城县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经阳城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9年1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3日经阳城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晋城市看守所。

原审经审理查明:2013年至2017年,被告人郭某某同被告人王某某、茹某某、原某某非法侵占润城镇某A村公共财物139416元;2010年至2011年,被告人郭某某利用职务便利,非法侵占某A小区项目部公共财物21207元;2012年至2013年,被告人郭某某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102400元;2012年至2018年,被告人王某某利用担任润城镇某A村村委委员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他人财物384825元(其中200000元为未遂);2013年至2015年,被告人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国家扶持资金40000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郭某某、王某某、原某某、茹某某职务侵占139416元的事实。
2012年至2013年2月间,某A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煤业)和某B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煤业)先后在润城镇某A村复垦土地共48亩。2013年前半年,该二公司在某A村复垦的土地不符合验收要求,验收未通过。2013年7月至2013年10月,某A村组织郝某某、王某A等人进行了二次复垦。2015年6月17日,阳城县国土资源局以阳国土资函(2015)74号下达了B村、C村复垦土地工程竣工验收批复。2015年底,郭某某组织相关人员对参与施工人员的工程费用进行了结算,并用B煤业和A煤业的资金全部结算。
2013年底,二次复垦结束后,某A村土管员郭某A进行初验,初验结果为复垦面积超出计划8亩,时任某A村村委委员的被告人王某某得知该消息,便产生了将多复垦的8亩土地虚列费用从村集体账上套取的想法。被告人王某某便找到时任支部书记的被告人郭某某,提出想从村里结算出8亩复垦土地的费用作为自己的好处费,被告人郭某某同意,告知被告人王某某需要时任村委主任贾某某的同意,并需要以村里的名义签订个协议。后被告人郭某某和贾某某说了村里多复垦了8亩土地需要结算的情况,但未向贾某某说明多复垦的土地属于给被告人王某某的好处费。
2013年12月27日郭某某在主持召开的某A村支村两委、村民小组长会议上提出,多复垦的土地费用由某A村承担。后被告人王某某伙同被告人原某某、茹某某起草、打印了土地复垦协议书,由被告人郭某某交待相关人员在该协议上加盖公章。2016年1月4日,被告人茹某某以自己的名义在润城地税所开具了139416元的工程发票,经被告人郭某某于2017年4月28日签注“属实”后,将该139416元记入茹某某往来账下。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贾某某的病历材料复印件、贾某某任职证明、贾某某及其妻子原某A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复印件;阳城县监察委员会调取的润城镇某A村土地复垦相关财务资料的调取证据通知书及回执、调取证据清单、2017年11月30日阳城县润城镇某A村转茹某某垫地款139416元的记字80-1号记帐凭证、139416元的发票、茹某某与某A村委签订的土地复垦协议、某A村支村两委及村民小组长会议记录、2017年10月31日某A村转郭某B、茹某某、延某某39400元记字37-1号记帐凭证、某A村郭某B、茹某某、延某某往来账页、2019年1月31日某A村茹某某转郭某B24800元的记字7-1号记帐凭证、2013年10月31日某A村付王某A110000元的记字1-1号记帐凭证、2017年11月30日某A村付王某A100000元的记字46-1号记帐凭证、某A村王某A的往来账页、润城镇农村会计服务中心成某某出具的某A村2012年至2014年共收阳城县某A有限公司土地复垦款5支计140万元及明细的情况说明、某A村收取A煤业土地补偿款的相关账页凭证;阳城县监察委员会向阳城县地方税务局润城税务所出具的调取证据通知书及回执、调取证据清单、茹某某填写的工程款139416元的代开发票申请书、垫地工程款139416元的建筑业统一发票存根、2015年12月29日某A村出具的茹某某为该村垫地工程款金额为139416元的证明材料一份;阳城县自然资源局出具的关于A煤业和B煤业存量土地复垦验收的情况说明2份、阳城县监察委员会向阳城县自然资源局出具的调取阳泰集团某B有限公司土地复垦相关资料及晋煤集团阳城某A有限公司土地复垦相关资料的调取证据通知书及回执、调取证据清单、阳城县自然资源局提供的土地复垦置换的相关资料;2019年7月25日阳泰集团B煤业出具的该公司在润城镇某A村及驾岭乡进行土地复垦情况的相关说明、阳城县监察委员会向阳泰集团B煤业出具的调取某A村土地复垦、土地补偿合同以及相关支付款凭证等资料的调取证据通知书及回执、调取证据清单、某A村复垦土地补偿合同及相关付款凭证;阳城县监察委员会出具的接受郝某某交纳的土地复垦相关证据的材料清单及相关单据凭证;郭某C提供的黑色工作笔记本(记载铲车、挖机用工记录及运土方车次记录);证人王某A、郝某某、延某某、郭某B、郭某C、郭某A、茹某A、李某某、卫某某、韩某某、原某A、原某B、上官某某、郑某某、元某某证言,被告人郭某某、王某某、茹某某、原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被告人郭某某的交待材料、忏悔书。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四被告人及各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二、被告人郭某某职务侵占21207元的事实。
(一)2010年9月6日,润城镇人民政府为了解决D庄村民的危房和某A村特色城镇建设拆迁户的问题,使两村地界地块问题得以解决,下发了润政发(2010)142号关于同意成立润城镇某A小区建设项目部的通知,该通知中载明,经两村协商达成协议,共同成立“润城镇某A小区建设项目部”。为确保两村的村务规范和财务公开,财务由镇会计中心设立专帐统一管理,财务收支由两村主要领导(即某A村支部书记郭某某和D庄村支部书记原某D)双签后进行收支,由原某D任项目部主任。
2010年正月,茹某B和被告人郭某某及原某D提出想要购买一套房屋,2010年5月30日,经被告人郭某某介绍,茹某B借给修建某A小区的包工头李某A7万余元,约定月息一分五。2010年12月,被告人郭某某告知茹某B某A小区已开始收购房款了,李某A的工程款也能支付了,让茹某B去找李某A将借款本息进行结算,结算后让李某A给茹某B出具一支取款条,金额写成本息合计后的数字,将日期提前到借款时的日期,将这笔款顶成茹某B给项目部的集资款,可以让项目部重算一遍利息,顶成购房款,茹某B就可以少出一部分房钱。2010年12月25日,经茹某B和李某A结算,7万余元的本息合计82000元,茹某B便让李某A给茹某B出具了一张取到A项目部预付款82000的取款条,该取款条的日期落为2010年5月30日,后茹某B找到被告人郭某某及原某D,该二人在该取条上签字后入到A项目部的账上,以此给茹某B虚列利息11207元,并将该11207元利息款计入茹某B某A小区的购房款。现11207元赃款已追退。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书证、证人茹某B、李某A、原某D的证言、被告人郭某某的供述与辩解、交待材料、忏悔书。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郭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二)2010年11月19日,刘某某想在某A小区购房,提出让被告人郭某某给便宜一些,被告人郭某某为给刘某某降低购房款,将刘某某女儿刘某A交的150000元购房款,在某A小区项目部2010年11月30日第21号凭证中记为集资款,利息自2010年11月19日起计算至2011年3月9日止,给刘某A计算虚假利息10000元,后又将该笔10000元与150000元合并共计160000元,在2011年4月30日第3号记帐凭证中记为刘某某某A小区购房款。赃款10000元已追退。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2010年11月30日某A小区项目部收刘某A某A小区集资款(2010.11.19月息2分)150000元的记字21号记帐凭证及附件2支;2011年4月30日某A小区项目部刘某A短期借款150000元及利息10000元计160000转刘某某房款的记字3号记帐凭证及附件5支;2019年12月12日对郭某某的见面材料;证人刘某某、李某A、原某D的证言;郭某某的供述与辩解、交待材料、忏悔书。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郭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三、被告人郭某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102400元的事实。
(一)2012年期间,被告人郭某某利用担任润城镇某A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便利,为郝某某在某A村街巷硬化工程等事项中提供帮助,索取郝某某50000元用于个人开支。赃款已追退。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郭某某供述与辩解,予以证实。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郭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二)2012年期间,被告人郭某某利用担任润城镇某A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便利,为郝某某在某A村街巷硬化工程等事项中提供帮助,收受郝某某价值2400元衣服一件。赃款已追退。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2019年12月12日对郭某某的见面材料;证人郝某某证言;被告人郭某某的供述与辩解。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郭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三)2012年6月,为韦园沟工程供应水泥、预制板等建材的逯某某向郭某某、原某D提出,让他俩帮忙将逯某某花85000元买的二手帕萨特黑色轿车卖掉。郭某某、原某D二人经协商告知逯某某顶账后支付逯某某70000元,多出的钱与逯某某无关。2012年7月23日,在阳城县环城大酒店,郭某某、原某D将逯某某的轿车以108000元的价格卖给了某A小区施工的袁某某。袁某某出具了借到某A小区预付款108000元的工程款条据。原某D将108000元工程预付款条据,在某A小区建设项目部2013年2月16日第1号凭证中给逯某某记入了应付逯某某的往来,后郭某某经手给逯某某48000元现金,将某A小区的一个车库以20000元价格折抵逯某某的部分车款。逯某某往来账上剩余的40000元,郭某某、原某D约定按每人20000元进行私分。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郭某某供述与辩解,予以证实。原审法院认为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郭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四)2012年上半年,被告人郭某某为袁某某在某A小区工程事项中提供帮助,收受袁某某10000元用于个人开支。赃款已追退。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2019年12月12日对郭某某的见面材料;证人袁某某证明给了郭某某10000元的证言;被告人郭某某关于收受袁某某10000元的供述。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郭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四、被告人王某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384825元的事实。
(一)2012年期间,被告人王某某利用担任润城镇某A村村委委员的职务便利,为郝某某承揽、施工、结算某A村街巷硬化工程及附属补充工程等提供帮助,王某某向郝某某提出在工程结算中进行利润分红。
2012年10月工程结束后,王某某分多次向郝某某索取财物共计44500元用于个人消费。
2015年7月9日,王某某让郝某某给其出具一张128000元的街巷硬化工程款收据,后在某A村账上将该工程款转入王某某个人往来户下,并分次取出用于个人开支。
2018年1月18日,王某某让郝某某给其出具一张200000元街巷硬化分红款证明,后王某某持该证明在某A村报账转账未果。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王某某供述与辩解,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被告人王某某及辩护人质证认为,相关的书证及证人证言均可证明王某某和郝某某之间存在合伙关系,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款项应为分红款,而非受贿款。
(二)2012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王某某在担任某A村村委委员期间负责B煤业在某A村土地复垦的协调工作,由郝某某负责施工。经王某某同意,原某某经营的前四后八在该工地干活。2015年底,为解决复垦土地结算问题,郭某某安排王某某、原某某、茹某某共同与郝某某结算土地复垦工程款。在结算过程中,被告人王某某以自己参与工程协调以及郭某某让自己和原某某、茹某某等人去要账付出辛苦为由,索要好处费,原某某利用其负责计算分配工程款的便利条件,在分配给其他施工人的工程款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费用,给付被告人王某某12325元。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王某某供述与辩解,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质证认为,起诉书指控的是2012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王某某利用职务便利在结算时索要的好处费,但明细表是2015年造的,2015年的时候,王某某就已经不是村委委员了,在造表的时候,王某某并未利用职务便利;12325元的索要,是因工程款未结清,王某某为他们向B煤业要账,在要账的过程中,王某某出力、用车,经协商,给王某某的费用,是王某某索要的劳动报酬,不应是受贿金额。
五、被告人王某某诈骗40000元的事实。
2013年9月至2015年5月被告人王某某从事养殖业期间,在向畜牧部门申请优种羊引进项目扶持资金、现场验收过程中,采取虚报养殖数量等方式,骗取国家扶持资金40000元。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示并宣读了以下证据: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王某某供述与辩解,予以证实。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王某某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公诉机关另外出示了以下证据:被告人郭某某及本案涉及的茹某B、刘某某向纪律检查委员会缴纳的违纪往来款票据、四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及个人基本情况、办案说明、归案说明、前科劣迹调查表等。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各被告人及辩护人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郭某某、王某某,利用其在阳城县润城镇某A村担任村干部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二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原审被告人王某某,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国家扶持资金40000元,其行为构成诈骗罪。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原某某伙同原审被告人郭某某、王某某,利用郭某某担任阳城县润城镇某A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便利,采取虚列土地复垦开支费用的手段,非法占有集体财产139416元,四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职务侵占罪,系共同犯罪。
在职务侵占共同犯罪中,郭某某明知王某某系虚列土地复垦开支,仍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帮助其实施职务侵占的行为;王某某提出犯意,并且积极推动和追求犯罪结果的实现;茹某某、原某某在王某某提出犯意以后,与其形成职务侵占的共同故意,并约定侵占村集体财物由王某某、茹某某和原某某三人共同分配,之后制定和签署土地复垦协议,以非法占有村集体资金。四被告人均积极参与职务侵占犯罪,在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及辩护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原某某及辩护人提出二上诉人系从犯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职务侵占犯罪中,村集体已将虚列的139416元土地复垦开支计入茹某某的往来账,与茹某某形成的法律上的的债权债务关系,此时犯罪行为已经既遂,茹某某是否将该款项支取,不影响对四被告人职务侵占既遂的认定。上诉人茹某某、原某某及二上诉人的辩护人,提出职务侵占的款项未支取,系未遂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茹某某、原某某及辩护人提出二上诉人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的意见,在原判量刑中已经予以认定,并酌情从轻处罚,本院不再重复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王婵
审判员  李永刚
审判员  陈晓勇
书记员  荣耀
 

2020-12-1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