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灌南支公司与马某、吴起凡等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23日20:26:26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灌南支公司与马某、吴起凡等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2020)苏07民终365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灌南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灌南县新安镇人民东路**。
负责人:王文军,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银平,江苏苍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文芹,女,1978年5月7日生,汉族,住江苏省灌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莹莹,江苏灌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起凡,男,1999年2月3日生,汉族,住江苏省灌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莹莹,江苏灌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起乐,男,2009年7月10日生,汉族,住江苏省灌南县。
法定代理人:马文芹(系吴起乐母亲),女,1978年5月7日生,汉族,住江苏省灌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莹莹,江苏灌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雅婷,女,2011年1月24日生,汉族,住江苏省灌南县。
法定代理人:马文芹(系吴雅婷母亲),女,1978年5月7日生,汉族,住江苏省灌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莹莹,江苏灌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4月19日6时40分许,吴某驾驶苏G×××**号轻型普通货车行驶至泗许高速公路测县方向85公里878米处,与前方同车道内朱小丰驾驶的苏E×××**号重型货车发生追尾碰撞,造成吴某抢救无效死亡、乘车人王某平死亡、乘车人蒋某受伤。交警部门认定吴某负该事故主要责任,朱小丰负该事故次要责任。吴某对苏G×××**号轻型普通货车在人民财险公司处投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保单上第一受益人为浙江新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已放弃受益人身份。车辆损失总额37837元,主要责任70%的保险金额(37837元-扣除已经赔付2000元交强险)×70%=25085.9元,车上人员责任险每人1万元,死亡两人计2万元。
一审法院另查明,吴某继承人有马文芹(吴某配偶)、吴起凡(长子)、吴起乐(次子)、吴雅婷(女儿)。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2018)苏0506民初8224号判决书判决吴某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赔偿王某平继承人639997.4元。
一审法院再查明,吴某生前有驾驶证,准驾车型B2。
一审法院归纳一审争议焦点:一、无从业资格证从事驾驶行为造成交通事故是否免除保险公司保险责任。吴某具有合法的驾驶证并按照驾驶证载明准驾的车型驾驶车辆,无从业资格证并不代表丧失驾驶车辆的资格,也无证据证明无从业资格显著增加了承保车辆运行的危险程度,该免责条款不当加重了投保人、被保险人的义务,应当认定无效。二、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是否尽到说明义务。人民财险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文本长达7页,且均是5号字体,投保单与该文本均为独立文本,在免责条款中未见保险公司已经向投保人作出免责条款说明义务的痕迹,仅在投保单上签字的行为不能证明人民财险公司已经实际履行说明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吴某在人民财险公司投保了车辆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和不计免赔率等险种,人民财险公司同意承保,双方之间订立的涉案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人民财险公司依据独立于投保单的保险条款文本的第八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四十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四十二条第六款不予理赔。因该条款为格式条款,明显加重投保人及被保险人义务,实质上缩小了保险责任范围,免除了人民财险公司相应的保险责任,排除了被保险人依法享有获得赔偿的权利,且该格式条款未向投保人作出说明,该格式条款无效。人民财险公司应向马文芹、吴起凡、吴起乐、吴雅婷支付相应赔偿金。吴中区法院已判决马文芹、吴起凡、吴起乐、吴雅婷赔偿王某平继承人相关费用,马文芹、吴起凡、吴起乐、吴雅婷有权依据保险合同要求保险公司进行赔偿。综上,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遂判决:人民财险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马文芹、吴起凡、吴起乐、吴雅婷人民币45085.9元。一审案件受理费481元,由人民财险公司承担,该费用马文芹、吴起凡、吴起乐、吴雅婷已经预交,人民财险公司在兑现上述款项时给付马文芹、吴起凡、吴起乐、吴雅婷。
本院认为,吴某与人民财险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各自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但另有证据证明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除外。
经本院审查,对涉案综合商业保险条款中的责任免除条款,人民财险公司均以字体加黑、加粗的明显标志向投保人吴某作出了提示,根据上述《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认定人民财险公司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又因涉案《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处载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使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明确说明,本人以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作为订立保险合同的依据,本人自愿投保上述险种。”吴某在该《投保单》落款处以签字的形式对包括上述“投保人声明”在内的相关内容予以确认,根据上述《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三条的规定,应认定人民财险公司履行了法律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综上,对涉案综合商业保险条款中的责任免除条款,人民财险公司向投保人吴某履行了法定的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应认定相关的责任免除条款对投保人、被保险人及受益人均已发生法律效力。
但是,本院认为,人民财险公司不能以涉案事故发生时驾驶员无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符合涉案保险条款的免赔情形为由拒绝赔付涉案损失。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项规定“从事货运经营的驾驶人员应经设区的市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对有关货运法律法规、机动车维修和货物装载保管基本知识考试合格(使用总质量4500千克及以下普通货运车辆的驾驶人员除外)”。第二十四条第三款规定“使用总质量4500千克及以下普通货运车辆从事普通货运经营的,无需按照本规定申请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及车辆营运证”。涉案苏G×××**事故车辆系轻型普通货车,总质量为4495千克,根据上述法规的规定,驾驶涉案事故车辆无需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及车辆营运证,故对人民财险公司以涉案驾驶员未取得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为由拒绝赔付涉案损失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人民财险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项、第二十四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27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灌南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任慧
审判员曹守军
审判员周文元
法官助理李文晓
书记员顾凡

2021-01-0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