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中心支公司、商某3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7日00:26:53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中心支公司、商某3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20)鲁16民终412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滨州市黄河五路377号。
负责人:方平,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绪亭,山东开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商某3,男,1982年2月1日生,汉族,住山东省无棣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商某1,女,2008年2月27日生,汉族,住山东省无棣县、商某2。
法定代理人:商某3,男,1982年2月1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山东省无棣县,(系商某1之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商某2,男,2016年2月15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山东省无棣县。
法定代理人:商某3,男,1982年2月1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山东省无棣县,(系商某2之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玉兰,女,1957年8月20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山东省阳信县。
以上四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商艳丽,山东年轮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文华,男,1967年1月16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淄博市高青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荣东,高青博大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淄博海虹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高青县南外环路以北、花沟镇肖胡村以东1#。
法定代表人:张盼盼,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高青华燕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高青县花沟镇花沟建筑公司院内。
法定代表人:张波。经理。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事故发生概况:2019年10月23日00时34分左右,李文华驾驶鲁CE××××(鲁C××××挂)号重型半挂车沿金玉大道由西向东行驶,与由南向北行驶的刘爱芹骑的二轮电动车发生事故,致两车损坏,刘爱芹当场死亡。二、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结果:事故经邹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文华负事故同等责任,刘爱芹负事故同等责任。三、受害人概况:商某3(刘爱芹之夫),现年38周岁,住无棣县××巷乡××村;商某1(刘爱芹之女),现年12周岁,住无棣县××巷乡××村;商某2(刘爱芹之子),现年4周岁,住无棣县××巷乡××村;王玉兰(刘爱芹之母),现年62周岁,住阳信县××乡××村。四、各类人身损害费用:死亡赔偿金8465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27696元{26731元/年×[6年﹢(14-6)年÷2人﹢(18-6)年÷2人]}、丧葬费42044.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交通费500元。以上共计1326820.5元。五、事故发生后,李文华赔偿原告方交强险部分110000元、丧葬费30000元、法定赔偿之外补偿60000元,以上共计200000元。六、车辆保险情况:李文华系其驾驶的鲁CE××××(鲁C××××挂)号货车实际车主,鲁CE××××号半挂牵引车在平安公司投保责任限额为100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鲁C××××号挂车在平安公司投保责任限额为5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七、因本次事故中刘爱芹、李文华均负事故同等责任,故首先应由李文华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110000元(已赔付);原告剩余损失1216820.5元(1326820.5元-110000元),应由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按李文华在本次事故中所负同等责任承担50%,即608410.25元。事故发生后,李文华在商业险范围内为原告方垫付丧葬费30000元,该费用应由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予以返还。原告方在本次诉讼中扣除李文华已赔付的交强险范围内损失110000元、丧葬费30000元,主张损失530000元,本院予以支持。以上事项中,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主张李文华驾驶的鲁CE××××号半挂牵引车未悬挂对应的平安锁,该车不是在其公司承包的车辆,本院认为依据李文华提交的投保单、批改单、保险发票、微信转账证明可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李文华驾驶的鲁CE××××号半挂牵引车为平安公司承包车辆,且平安锁本身存在遗失风险,保险单特别约定中也未载明以悬挂平安锁作为投保标的车辆认定的凭证,故平安公司以该车未悬挂平安锁为由主张该车非其公司承包车辆,本院不予认定;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主张依据保险条款约定,在超载行为下商业险部分免赔10%,驾驶员无交通部门核发有效的道路运输资格证的商业险部分全部免赔,但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对该免责条款履行了明确告知义务,对其要求免赔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结合刘爱芹在事故中当场死亡的事实,本院酌定支持原告方交通费500元。其他事项无争议。综上所述,对商某3、商某1、商某2、王玉兰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海虹公司、华燕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本案正常审理和裁判。判决如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涉案保险合同中的被保险人车辆是否是涉案事故车辆,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应否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主张被保险车辆未悬挂平安锁,因此无法确认保险单中的投保车辆与事故车辆是否为同一辆车,.根据保险批单的约定,涉案事故符合免赔的情形,应当予以免赔。对该主张,本院认为,李文华提交的投保单、批改单、保险发票、微信转账证明可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李文华驾驶的鲁CE××××号半挂牵引车为平安公司承包车辆,李文华的举证责任已完成。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主张《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单》中约定:被保险人信息和车辆信息均以保单约定的平安验车锁号识别确认承保标的进行赔付。但平安锁的安装系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的义务,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应当对此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因此,平安保险滨州支公司主张免赔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综上所述,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中心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100元,由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郑乃群
审判员王忠民
审判员高立俊
法官助理张宁
书记员宋廷晓

2021-01-0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