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某、李秀英等与鹿丙洪、环球车享徐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3日05:42:35闫某、李秀英等与鹿丙洪、环球车享徐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权责任纠纷二审判决书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20)苏03民终70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闫某,男,2003年9月9日出生,汉族,住徐州市贾汪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秀英,女,1971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徐州市贾汪区。
以上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晖,江苏钟鼓楼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闫西敏,男,1970年5月2日出生,汉族,住徐州市贾汪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鹿丙洪,男,1972年7月4日出生,汉族,住徐州市贾汪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折名,徐州市贾汪区维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环球车享徐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徐州市泉山区软件园路**徐州软件园**楼**。
法定代表人:陆晴,该公司经理。
原审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住所,住所地徐州市泉山区软件园路**C8东侧**d负责人:倪霞,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马天旭,男,2002年10月25日生,汉族,住徐州市贾汪区。

二、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的误工损失为每月2万元,明显没有依据。
1、被上诉人没有实际产生误工损失,即使被上诉人从事的系运输业,但一审已查明了被上诉人受伤后,其车辆正常运输使用,并没有因被上诉人的受伤而停止的事实,因此,被上诉人的实际损失不存在。
2、一审法院仅是根据被上诉人的陈述及银行交易明细,就认定被上诉人的收入金额,明显证据不充分。被上诉人与李明芬之间的交易是否与徐州中兴纸业有限公司有关?是否是运输费用?如是运输费用,被上诉人尚有运输成本是否扣除?该数额是否全部是被上诉人的纯收入?徐州中兴纸业有限公司财务是否有相应记载?被上诉人与中兴纸业公司之间是否有运输合同?被上诉人的收入是否有报税凭证?一审对上述事实没有查明,就直接认定被上诉人收入高达每月2万元,明显存在错误。

闫某、闫西敏、李秀英对交警部门出具的上述事故认定书有异议,认为事故发生时车辆不是闫某驾驶的,而是马天旭驾驶的。李秀英庭审陈述:“交警部门送达事故认定书时是闫西敏拒收的”。
闫某庭审陈述:“该车不是我驾驶的,我当时右手有针头,不能驾驶车辆。李子恒让我拿着闫西敏的驾驶证去借车,车是我借出来的,李子恒先开的,后来马天旭又开的。事故发生时是马天旭驾驶的车辆,我们都没有驾驶证。借车时使用的驾驶证是李子恒怂恿、胁迫我去偷闫西敏的驾驶证和身份证,闫西敏的驾驶证和身份证是放在家里的洗衣机上的,闫西敏当时不知情,事故发生后才知道我偷了他的驾驶证和身份证去借车。当时去借车的时候,需要两次刷脸,第一次是李子恒和我哄骗闫西敏,第二次是李子恒怂恿、胁迫我,让闫西敏在手机上刷脸。第一次没借成功,第二次才借成。第一次是李子恒说给闫西敏合拍照片,让我在前边打掩护,闫西敏是被我们骗了。当时,闫西敏是在借车地点不远处一个面包车里刷脸的。我和李子恒、马天旭是朋友,我是受他们胁迫的。”
鹿丙洪庭审陈述:“对方陈述完全不对,闫某是从乡政府向东面开,给哪个小孩过生日,是他开的车。事故发生时候他逃逸了,一个半月之后才找到他,赵警官说就是他开的。我去他家问,他就说是他开的,说碰到什么东西了,看的清楚的他就跑了,当时还停了半小时左右,看到人被救护车救走了,这是闫某亲自跟我说的。”
事故发生后,鹿丙洪到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徐州市贾汪区第二人民医院等共计住院治疗51天,产生医疗费23905.04元。事故发生后,鹿丙洪支付道路清障服务费200元。
诉讼过程中,根据鹿丙洪的申请及法院的委托,连云港正达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1、被鉴定人鹿丙洪构成人体损伤十级残疾;2、误工期限为180日、护理期限为60日、营养期限为60日。鹿丙洪支出鉴定费5300元、鉴定检查费240元。
另查明,苏CD358**号小型新能源客车车主为汽车租赁公司,在天安财保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20万元商业三者险。鹿丙洪具有普通货运营业执照、道路普通货物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持A2驾驶证,苏C×××**重型半挂牵引车、苏C×××**重型普通半挂车登记在鹿丙洪名下。
2020年3月,徐州中兴纸业有限公司出具证明一份:“鹿丙洪长期在我公司从事运输专业,其运输车辆车牌号为苏C×××**,在我公司2019年1月-7月每月均收入22202元。”并向一审法院出具了2019年1至8月份运输清单。鹿丙洪为证实其误工费向一审法院出具了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该清单显示李明芬于2019年2月3日向其打款52511元、4月5日打款35927元、6月5日打款16095元、7月15日打款21929元及11883元、8月18日打款36049元。鹿丙洪庭审陈述:“李明芬是徐州中兴纸业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运费都是由李明芬发放,不是按月正常发放,存在压款的情况。我在该公司开车十几年了,按吨计算运输,每吨60元,每个月能运输几百吨。基本上是去临沂送货,偶尔也去亳州、淮安送货。”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本案责任主体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条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闫某庭审陈述其和马天旭均没有驾驶证,李子恒怂恿、胁迫其去偷闫西敏的驾驶证和身份证,并欺骗闫西敏刷脸进而从汽车租赁公司处借出涉案车辆,由马天旭驾驶车辆发生了本案事故。根据闫某的这一陈述,即便是马天旭驾驶涉案车辆发生本案交通事故,闫某也应当与马天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虽陈述是受胁迫,但未提供证据证实,故不予采信。经法院向鹿丙洪释明,鹿丙洪坚持主张由闫某、闫西敏、李秀英等承担赔偿责任,不要求马天旭及其监护人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鹿丙洪对其权利的处分,并不违反法律的规定。闫某方在承担本案赔偿责任后,可以就其与李子恒、马天旭之间的责任纠纷另行解决。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身体造成伤害、财产损失的,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损害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当事人按照责任比例分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本案中,苏CD358**号小型新能源客车在天安财保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因此天安财保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承担赔偿责任。因本起事故存在逃逸、无证驾驶等违法情形,天安财保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汽车租赁公司存在过错,故其不承担赔偿责任。
鹿丙洪的损失依法计算为:1、医疗费23905.04元,有医疗费票据证实,予以确认;鹿丙洪在徐州市贾汪子健阳光药店有限公司购药发票2765元,未有相关的证据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采信;鹿丙洪提供的部分收据无正式发票,不予支持;其主张的救护车费用已提供了医疗费发票,且已经计算在医疗费总额内,其再次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2、住院伙食补助费51天×50元/天=2550元;3、营养费60天×40元/天=2400元;4、道路清障费200元,有发票证实,予以支持;5、交通费,酌定支持500元;6、误工费,根据鹿丙洪提供的证据,依法支持为6个月×20000元/月=120000元;7、护理费,参照一般护工标准计算为60天×80元/天=4800元;8、残疾赔偿金52460.16元/年×20年×0.1=104920.32元;9、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依法予以支持;10、关于财产损失,鹿丙洪未提供证据证明具体的损失数额,酌定支持800元;以上各项费用合计265075.36元,天安财保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鹿丙洪各项费用共计120000元。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为145075.36元,依法应由闫某及其监护人闫西敏、李秀英负担。李秀英虽陈述已经给付鹿丙洪医疗500元,但未提供证据证明,且鹿丙洪亦予以否认,应当由李秀英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依法不予采信。
综上,遂判决:
本院认为,一、关于本案责任如何认定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本案中,交警部门查明“当事人闫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驾驶机动车,应当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之规定,是造成此事故的直接原因;同时,闫某发生事故后逃逸的行为,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之规定”。并认定当事人闫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当事人鹿丙洪无责任。即使如上诉人所称的事故发生时是马天旭开的车,根据当事人的陈述,无论是闫某还是马天旭,都无驾驶证,依据法律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教唆、帮助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职责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闫某都存在教唆、帮助他人实施违法驾驶而发生本案事故的侵权行为的行为,其应依法承担责任,而闫某事发时未满16周岁,且闫某是利用闫西敏驾驶证和身份证借出涉案车辆,其监护人即闫西敏、李秀英也应依法承担责任。一审法院综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涉案事故发生时客观情况确定闫某、闫西敏、李秀英承担事故全部赔偿责任符合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上诉人对本案责任认定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供足够的证据推翻一审法院对本案交通事故的成因或者责任的认定,应承担不利后果。故上诉人就此提出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本案误工费如何确定问题。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被上诉人鹿丙洪持有鹿丙洪持有普通货运营业执照、道路普通货物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A2驾驶证,且苏C×××**重型半挂牵引车、苏C×××**重型普通半挂车登记在其名下。一审结合鹿丙洪提供的证据确定本案误工费符合本案查明事实和法律规定,并无不当。而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推翻一审认定的事实,其上诉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上诉人闫某、闫西敏、李秀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74元;由闫某、闫西敏、李秀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秦国渠
审判员汪佩建
审判员张洁
书记员陈斯雅

2021-01-12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