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交通肇事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21年2月19日21:26:21王某交通肇事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秦安县人民法院

刑事一审判决书

交通肇事罪(2020)甘0522刑初3号

公诉机关秦安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甘肃省民勤县人,住民勤县西渠镇三附村四社**。系被害人高某1之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汉族,甘肃省民勤县人,住民勤县。系被害人高某1之母。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住武威市。系被害人高某1之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2,,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住武威市。系被害人高某1之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3,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住武威市。系被害人高某1之子。
以上五原告人委托代理人朱宾红,甘肃润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甘肃省山丹县人,住山丹县。系被害人许某之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甘肃省榆中县人,住榆中县。系被害人许某之母。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许某,甘肃省榆中县人,住重庆市。系被害人许某之子。
以上三原告人委托代理人朱家钥、唐薇薇,甘肃鑫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甘肃省山丹县人,住山丹县。系本案被害人。
委托代理人曹某1,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人,住天水市秦州区。
被告人王某,甘肃省靖远县人,住甘肃靖远县。
指定辩护人薛建全,天水知音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某,甘肃省靖远县人,住靖远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兰州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武某,该公司总经理。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兰州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白银分公司。
负责人白某,该公司经理。
以上二被告委托代理人巨万美,安徽皖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某,该公司董事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
负责人周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继平、杨建鼎,甘肃端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查明,(一)2019年9月9日10时许,被告人王某驾驶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后牵引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沿247国道北向南行驶至403千米+860米(原连天线1518千米+860米)路段处时,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侧翻向前滑行,分别碰撞道路金属防护栏、被害人许某驾驶的甘AT、、、、号小型轿车(乘坐曹某)及被害人高某1驾驶的甘D8、、、、号轻型普通货车,致高某1、许某死亡,曹某受伤,道路金属防护栏及车辆不同程度损坏,形成道路交通事故。后经秦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第62052212019000002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许某、高某1、曹某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
另查明,事故发生后,被告人王某在现场等候。秦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到达并勘查完现场后,将被告人王某传唤至秦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询问,被告人王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二)被害人高某1,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其父高某,甘肃省民勤县人,农民;其母赵某,甘肃省民勤县人,农民。二人育有一子高某1,一女高某4。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系已殁被害人高某1妻子,二人育有一女高某2,一子高某3。
被害人许某,男,甘肃省榆中县人。其母李某1,甘肃省榆中县人,农民,育有八子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系已殁被害人许某妻子,二人育有一子许某。
被害人曹某伤后于2019年9月11日前往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治疗,支出门诊费907元。
另查明,本案肇事车辆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系刘某于2017年8月16日从兰州海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靖远分公司购买。刘某与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于2017年10月14日签订《机动车辆挂靠服务合同》,将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挂靠在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
又查明,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于2018年10月13日在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办理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金额为12200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10月13日零时起至2019年10月13日二十四时止;办理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承保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325580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50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10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1座×10万元/座、自燃损失险32558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10月13日零时起至2019年10月13日二十四时止。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于2018年10月13日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办理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承保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133800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200000元、自燃损失险13380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10月14日零时起至2019年10月13日二十四时止。
再查明,2019年9月12日,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向被害人高某1和许某家属分别支付丧葬费36852元。2020年9月12日,被告人王某向被害人高某1家属和许某家属分别赔偿5000元;2020年9月14日,被告人王某又向被害人高某1家属和许某家属分别赔偿5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被告人供述
王某的供述,内容为,2019年9月8日11时许,我驾驶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后牵引甘D、、、、号挂车)从靖远县城附近一沙场装了一车沙,后驶往秦安县,晚上10时许车停在贾岔隧道附近的一个加宽带休息。9月9日10时许,我驾车沿国道向天水方向行驶,大概10点半行驶至王铺梁隧道路段处时,我感觉刹车有点失灵,打算将车靠到护坡石墙上,但没靠过去。我感觉前轮胎上扎了东西,车头开始左右摆,我打方向但没有用,车辆侧翻,挂车碰撞到护栏后和车头分离,横着向前滑,先后与相向驶来的一辆小车和一辆皮卡车发生碰撞。我从驾驶室里爬出来后去看小车和皮卡车上有没有人员受伤,小车驾驶员和皮卡车驾驶员伤的比较重,小车上乘坐的一个人也受了点伤,但不严重。当时我的手机摔坏了,没法报警,小车上的一个人打了120和110电话。车辆正常行驶时车速在45km/h左右,失控后车速多少我不知道,对方车速我不知道。我发现对方时距离我大约有30米,我一直在打号,踩刹车,但我的车没刹车了。发生事故时车上就我一人。我的驾驶证是A2证,驾驶的车辆正常,手续齐全,在平安保险公司投的险,车挂在兰州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白银分公司名下。在行驶中我发现踩刹车作用不是很大,行驶一段距离后刹车失灵了,方向也打不动了。发生事故时下着雨,视线不太好,路面比较滑。
二、被害人陈述
曹某的陈述,内容为,2019年9月9日9时许,我和我姐夫许某从秦安出发,打算去兰州。许某驾驶甘AT、、、、号小型轿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沿原310国道由南向北行驶,经过郭嘉镇后一路上坡,当时雨比较大,我们的车速不快。大概10点半行驶至一转弯处时,我看见对面驶来一辆挂车,横着向我们的方向滑行,速度比较快,我姐夫向右打方向,但已经来不及了,挂车直接撞上我们的车,瞬间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清醒时找我姐夫,我看见车门没了,我姐夫没在驾驶位置,在车左前门下地上,已经受伤了,我立即报了警,叫了救护车。发生事故时我乘坐的车由南向北在路面右侧位置行驶,车速大约在30-40km/h之间。对方的车与我们的车相向行驶,车速比较快。发现对方时距离大约五六十米,挂车横着向我们的方向滑行过来,我们的车躲在右边水渠里,挂车一下子撞在驾驶室位置。发生事故时下着雨,路面比较滑。
三、证人证言
1.武某的证言,内容为,2017年8月16日刘某在白银市靖远县兰州海川汽车销售公司靖远分公司处按揭购买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一辆,后将车辆挂靠在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我和刘某于2017年10月14日签订了挂靠合同,他每年没有给挂靠费,因为我公司规定在车辆按揭还款期间免挂靠费。车辆的审验和保险都是刘某本人负责,公司负责给他保管车辆的相关手续。买车时安装了GPS,车辆后挂的改装情况我公司不知情,应该是他本人对车辆进行了改装。在挂靠期间,只有车头维修时我见过,挂车我没有见过。
2.刘某的证言,内容为,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后面的挂车都是我的,是我按揭购买的,车辆挂靠在海德公司。2018年3月20日我因为打架事件被靖远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自我到监狱服刑后车辆的审验、经营,还有保养及保险都由我大舅哥王某管理,我不知情。我预定的车辆是一个集装箱车辆,我没有对车进行改装,从厂家出来后去白银市车管所报户,报完户后再返厂对挂车平板进行改造升级,安装了集装箱。
三、书证
1.受案登记表载明案件来源。
2.到案经过载明:2019年9月9日案发后,被告人王某一直在事故现场等候,属自主投案。
3.办案说明载明: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准牵引总质量为40000kg,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核载量为31500kg,事故发生后由于车辆侧翻,所载沙石洒落路面,无法进行称重,实载重量无法计算。
4.秦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第62052212019000002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王某驾驶改变机动车结构、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在行驶中超速行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形成本起事故的直接原因。王某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高某1、许某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
3.驾驶人信息查询单、机动车信息查询单载明:被告人王某的驾驶证正常,准驾车型为A2。案发时被告人王某驾驶的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的机动车所有人为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
4.死亡证明载明:高某1、许某于2019年9月9日因交通事故而死亡。
5.领条复印件载明:被害人高某1家属于2019年9月12日从秦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领到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所交丧葬费36852元、被告人王某所交赔偿款5000元;于2019年9月14日领到被告人王某所交赔偿款5000元。被害人许某家属于2019年9月12日从秦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领到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所交丧葬费36852元、被告人王某所交赔偿款5000元;于2019年9月14日领到被告人王某所交赔偿款5000元。
6.申请载明:被害人曹某不要求对伤情进行鉴定。
7.营业执照复印件、机动车辆挂靠服务合同复印件载明:肇事车辆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的机动车的车主为刘某,挂靠在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
8.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保险单复印件载明: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于2018年10月13日在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办理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金额为12200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10月13日零时起至2019年10月13日二十四时止;办理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承保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325580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50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10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1座×10万元/座、自燃损失险32558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10月13日零时起至2019年10月13日二十四时止。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于2018年10月13日在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办理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承保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133800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200000元、自燃损失险13380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10月14日零时起至2019年10月13日二十四时止。
9.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票据载明:被害人曹某伤后于2019年9月11日前往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治疗,支出门诊费907元。
户籍证明、户口簿载明:被告人王某和被害人高某1、许某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的身份信息。
四、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及照片
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及照片载明事故现场概貌及人员伤亡等情况。经被告人王某当庭质证无异议。
五、鉴定意见及鉴定意见告知书
1.甘肃天信司法鉴定所甘天司鉴【2019】第19090ML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的制动系统性能不符合国家标准。甘D6、、、、号(甘D、、、、挂)重型半挂牵引车的转向系统性能符合国家标准,事故发生前的车速范围为100.2㎞/h-106.4㎞/h。
2.甘肃省秦安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秦)公(法)鉴(病理)字[2019]27、28号鉴定书,鉴定意见为:高某1系颅脑损伤死亡,许某系颅脑损伤伴腹部脏器损伤死亡。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证据之间形成锁链,客观真实,应予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无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驾驶改变机动车结构、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在行驶中超速行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造成二人死亡、一人受伤,且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罪名成立,应予认定。提请的量刑情节符合事实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的物质损失,被告人王某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针对本案诉辩双方的意见,就被告人及各附带民事诉讼赔偿主体的责任,本院评判意见如下: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认为,刘某系本案肇事车辆的实际所有权人,刘某将该车挂靠在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将该车的交强险和商业险均投保于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各被告应当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对此,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均持异议。
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四)其它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一)关于附带民事被告人刘某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本案肇事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为刘某,事故发生时其虽在监狱服刑,但在卷证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鉴定意见均能够证明肇事车辆存在结构改变、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情形,刘某虽辩称其没有对车辆进行改装,但除其陈述外未举证证明其主张,故该辩解意见不能成立,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刘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应予支持。
(二)关于附带民事被告海德公司、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首先,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系海德公司的内资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海德公司承担。
其次,本案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及在卷证据均能够证明,肇事车辆甘D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甘D、、、、挂重型平板自卸挂车的机动车挂靠在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虽辩称其未收取挂靠费,与刘某实际上没有挂靠关系,但除其陈述外未举证证明其主张,故该辩解意见不能成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海德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应予支持。其要求海德公司白银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
(三)关于附带民事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首先,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系平安保险公司的内资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平安保险公司承担。
其次,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赔偿问题。本案肇事车辆在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办理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为122000元,包括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合计122000元。且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有效期内。故平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各附带民事原告人的损失。
再次,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问题。第三者责任险作为责任保险,法律规定的直接请求权即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该请求权属于不附抗辩事由的直接请求权。虽然保险人和被保险人已建立保险合同,但保险人合同约定的免责事由为约束被保险人,故保险人不得以保险合同中的约定对抗第三者(即受害人)的请求权。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本案受害人并非合同的相对方,对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的内容并不知情,保险合同对受害人不具有约束力。
本案肇事车辆在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办理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包含第三者责任险。法律规定的直接请求权即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该请求权属于不附抗辩事由的直接请求权。虽然保险人和被保险人已建立保险合同,但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抗辩理由不能对抗受害人,作为肇事车辆的平安保险公司应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向受害人进行理赔,赔偿后可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
综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平安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应予支持。其要求平安保险公司甘肃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第三者责任险应以主、挂车分别保险的限额合计计算,其计算基数为700000元。考虑到案涉保险合同中关于20%免赔率的约定,主挂车责任限额为560000元。
(四)关于责任划分
1.对于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应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即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按比例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护理费、交通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误工费;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按比例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医药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2.不足部分,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进行赔偿。3.仍有不足的,由被告人王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海德公司按照4:4:2的比例进行赔偿。
对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的赔偿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赔偿项目并参照有关标准进行计算:
(一)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赵某、李某、高某2、高某3的赔偿数额为824061元。
1.死亡赔偿金646468元
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害人高某1,1973年1月14日出生,死亡赔偿金应按2020年甘肃省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所载城镇居民上年度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按二十年计算,高某1的死亡赔偿金为646468元(32323.4×20=646468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2.丧葬费38668元
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高某1的丧葬费为38668元(77336÷12×6=38668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3.被扶养人生活费126459元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本案被害人高某1生前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人有:
(1)高某,1946年10月4日出生,由被害人高某1及其妹高小婷共同抚养,被扶养人生活费为9693.9×[20-(74-60)]÷2=29081.7元;
(2)赵某,1950年7月5日出生,由被害人高某1及其妹高小婷共同抚养,被扶养人生活费为9693.9×[20-(70-60)]÷2=48469.5元。
(3)高某3,2006年1月21日出生,由被害人高某1及其妻李某共同抚养,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4453.9×(18-14)÷2=48907.8元。以上共计126459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请求,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4.受害人死亡后其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时的交通费9500元
高某1于2019年9月9日死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当庭举证的到武威民勤县的救护车转运费票据计9500元,符合其实际为办理高某1丧葬事宜所需,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5.受害人死亡后其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时的误工费2966元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赵某系年届60岁以上的老人,高某3系在校学生,其要求赔偿误工费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李某、高某2职业为居民,应按《赔偿标准》所载职工平均工资77336元/年计算,共计误工7天,误工费为77336元÷365天×7天=1483元,二人共计2966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请求,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7000元、伙食补助费7000元、车辆损失费用68880元的请求,因其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故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30000元的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被害人一方的损失是因被告人王某的犯罪行为造成的,故不予支持。
以上经济损失总计824061元。应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即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误工费65872.8元,因其已赔偿丧葬费36852元,还需赔偿29020.8元。不足部分75、、、、.2元,由平安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即赔偿336000元。剩余部分422188.2元,由被告人王某赔偿168875.28元,因王某已赔偿10000元,故再赔偿158875.28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某赔偿168872.28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海德公司赔偿84437.64元。
(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李某1、许某的赔偿数额为697889.2元。
1.死亡赔偿金646468元
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害人许某,1964年10月5日出生,死亡赔偿金应按2020年甘肃省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所载城镇居民上年度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按二十年计算,许某的死亡赔偿金为646468元(32323.4×20=646468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2.丧葬费38668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许某的丧葬费为38668元(77336÷12×6=38668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3.被扶养人生活费6058.7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本案被害人许某生前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人有:李某1,1936年5月24日出生,由八个子女共同抚养,被扶养人生活费为9693.9×5÷8=6058.7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4.受害人死亡后其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时的交通费1500.5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交通费应根据被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许某于2019年9月9日死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当庭举证的往返天水和榆中县的火车票票据、抬尸装卸车、租车费用共计1500.5元,符合其实际为办理许某丧葬事宜所需,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5.受害人死亡后其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时的住宿费2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为证明其主张,当庭提交甘肃天星快捷宾馆住宿费发票,结合其办理许某丧葬事宜实际所需,酌情支持2000元为宜。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6.受害人死亡后其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时的误工费3194元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系年届80岁以上的老人,其要求赔偿误工费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曹某的职业为针织品零售个体工商户,应按《赔偿标准》所载批发和零售业年职工平均工资56093元/年计算,共计误工8天,误工费为56093元÷365天×8天=1229元。许某的职业为金融业,应按《赔偿标准》所载金融业,年职工平均工资89671元/年计算,共计误工8天,误工费为89671元÷365天×8天=1965元。以上共计3194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请求,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处理丧葬事宜伙食补助费7000元、车辆损失费用68880元的请求,因其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故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30000元的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被害人一方的损失是因被告人王某的犯罪行为造成的,故不予支持。
以上经济损失总计697889.2元。应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即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误工费、住宿费43915.2元,因其已赔偿丧葬费36852元,还需赔偿7063.2元。不足部分653974元,由平安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即赔偿224000元。剩余部分429974元,由被告人王某赔偿171989.6元,因王某已赔偿10000元,故再赔偿161989.6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某赔偿171989.6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海德公司赔偿85994.8元。
(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的赔偿数额为1119元。
1.医疗费907元
医疗费应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根据已确定被告人所致伤被害人的病情治疗及与其治疗关联的必要和合理治疗,综合病历、诊断证明、医疗费用清单等确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其于2019年9月11日在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治疗的票据共计907元,符合其治疗病情所需,应予支持。
2.误工费212元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曹某的职业为居民,应按《赔偿标准》所载职工平均工资77336元/年计算,共计务工7天,误工费为77336元÷365天×1天=212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请求,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陪护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的请求,因其未提交住院病历等相关证据证明,故不予支持。
以上经济损失总计1119元。应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即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误工费212元,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医疗费907元,交强险共计1119元。

事故发生后,被告人王某在现场等候,秦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到达并勘查完现场后,将被告人王某传唤至秦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询问,被告人王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鉴于其具有自首情节,并自愿认罪认罚,且部分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依法对其从轻处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三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0月28日起至2024年1月27日止。)
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赵某、李某、高某2、高某3的经济损失总计824061元。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29020.8元;不足部分75、、、、.2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336000元;剩余部分422188.2元由被告人王某赔偿158875.28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某赔偿168872.28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兰州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赔偿84437.64元(已赔偿的除外,限判决生效后60日内付清);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李某1、许某各项经济损失总计697889.2元。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7063.2元;不足部分653974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224000元;剩余部分429974元由被告人王某赔偿161989.6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某赔偿171989.6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兰州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赔偿85994.8元(已赔偿的除外,限判决生效后60日内付清);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曹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119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已赔偿的除外,限判决生效后60日内付清)。
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兰州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白银分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甘肃省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八份。

审判长邵平安
审判员黄永花
人民陪审员高富强
法官助理雒莹
书记员王小红

2020-12-3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微信扫码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